【海的子女】達悟族的魚槍射魚高手─周孝勇

0
4551

周孝勇

周孝勇是蘭嶼椰油村人,40初頭的年紀,已經是島上公認的潛水打魚高手。能在海洋民族裡脫穎出,成為族內漁獵的指標人物,想來應該自小在長輩的教導下,成天泡在海水裡,學習射魚技巧,才能有此成就。但是閒聊後才發現,原來周孝勇拿起魚槍不過七年的時間。

10多歲時就離開蘭嶼到台灣,在台中工作、結婚生子,年輕的時光都在大島上度過,根本沒什麼機會下水。但30多歲時,為了年邁生病的父親和給予兩個小孩更好的成長環境,他決定帶小孩回蘭嶼定居。也在這時才正式拿起魚槍,學習成為一名海獵人。

自由潛水打魚

無師自通的射魚高手

接觸打魚七年,從一開始只夜潛打晚上睡覺的魚,到現在白天在水下20米跟魚鬥智鬥力。一路走來周孝勇並沒有師父教導,全是無師自通。他說剛開始也是跌跌撞撞,亂打一通。有一次在海裡遇見一隻四、五十公斤大的大牛港,那槍只打中身體沒打中頭,結果牛港將他在海裡拖來拖去,根本抗衡不了。最後牛港扯斷線跑走,也把鏢一併帶走。經驗累積後,現在他開槍很謹慎,沒有把握就不出手,否則只是把魚弄傷,抓不到魚,也容易把鏢射壞。

蘭嶼人大多沒有學過耳壓平衡的技巧,所以一般都在10米上下的深度打魚。但周孝勇可以下到20米打魚,不過他一樣對於耳壓平衡沒有概念。他說耳朵不舒服時就是吞吞口水,有時狀況好甚至什麼也不用作,就可以很順暢的潛到海底,或許他會免手平壓(BTV)而不自知。打魚技巧除了深度,懂得魚的習性,也很重要。只要周孝勇打到不熟悉的魚,他就會詢問他的父親關於那魚的知識,慢慢地累積,建立起他自己的魚類資料庫。

魚槍

打魚原則

不打幼魚是周孝勇的原則,海洋生態要能永續,打魚就不能大小通殺。因此不論魚的體型大小,只要是未成熟的幼魚,他就不會出手。另一個原則是酒後不下海。其實一開始周孝勇喝酒照樣潛水,畢竟在小島上的生活,酒精是朋友聚會間不可缺少的飲料。但在長輩勸告加上看見島上許多打魚意外,大都是跟喝酒有關,如今他不僅潛水前絕不喝酒,也會諄諄告誡前來與他學習打魚的人。

周孝勇
照片/周孝勇提供

雖然周孝勇沒有到過蘭嶼以外的地方打魚,目前他也無法放下家人出遠門。但透過臉書社團,他倒也結交不少各地同好來蘭嶼找他。先前有香港人到來找周孝勇,到了蘭嶼卻不適應這裡的打魚環境。

原來是香港海水能見度不佳,有時甚至伸手不見五指。因此在魚與人都看不見彼此的狀況下,不僅用的魚槍較短,打法也偏向趴在海底,等待魚經過眼前開槍。但蘭嶼的海水能見度高,魚遠遠的就看到你下潛而有警覺性,因此必須引魚靠近到射程後,才能開槍。

蘭嶼打魚
蘭嶼的海水能見度高,魚遠遠的就看到你下潛而有警覺性,因此必須引魚靠近到射程後,才能開槍。

除了因為環境而有不同打法,也會因為環境發展出不同打魚文化。在台灣打魚幾乎就等於獨潛,即使和朋友相約一起打魚,下水後還是會各游各的。但是在蘭嶼,一起下水的朋友會保持在可以看到對方的距離。在對方打到大魚需要幫忙時,立刻前往支援。上岸後,漁獲也會平分。達悟族裡的共享文化,也深深地影響著打魚方式。

潛水打魚

返鄉蘭嶼青年的困境

訪談結束後,一旁的周孝勇母親悄俏地在我耳邊說,她的兒子是為了生病的父親留在蘭嶼。但在蘭嶼生活,經濟是最讓人頭痛的問題。返回蘭嶼後,周孝勇也必須面對許多返鄉蘭嶼人的共同困境:工作難找。為了經濟,他的太太仍留在台灣工作,夫妻分隔兩地。而他自己的工作也不若以前穩定,因此打魚的漁獲可以賣些錢當額外收入,也是他喜歡打魚的原因之一。

「回蘭嶼的這七年,有後悔過嗎?」這話我想問但沒問出口,因為從他看著海的眼神,我想這位返鄉的達悟人,再也離不開他的海洋。

周孝勇
從他看著海的眼神,我想這位返鄉的達悟人,再也離不開他的海洋。

延伸閱讀:

達悟族的漁獵文化:跟著當地人到小蘭嶼打魚去

海洋女獵人Valentine Thomas專訪

一些關於海與人的事

不想錯過新文章?那就加入女子的海Line吧!加入好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