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勒比海與公牛鯊相遇:古巴潛水趣

0
1891

文、攝影/王文彥

提起古巴(Cuba),你會想到什麼?棒球、雪茄、共產主義,還是Salsa、Mojito與老爺車?這個與美國抗衡半個世紀仍屹立不搖的國家,是我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國度。在2014年,我終於出發飛往這個夢想之國。花了28天走過大半個古巴,旅途上有太多故事可以講(註1)。古巴是既迷人又超乎想像的國家,宛如被時光凍結、人民無法擁有私人網路、大城市到處是想搭上外國人的女人。當然,還有那宛如天堂景色的加勒比海海水。因此,在古巴潛水沒有我在原本的計畫中,但是加勒比海的海水時在太吸引人,我還是在兩個知名的古巴潛點潛了水。古巴有很多潛點,一般人都會去離哈瓦那(Havana)較近的Varadero或者Peninsula de Guanahacabibes國家公園潛水,但我去潛水的地點則是臺灣人較陌生的Santa Lucia跟青年島。

古巴
古巴是既迷人又超乎想像的國家,宛如被時光凍結。

鯊魚餵食秀

Santa Lucia海灘距離Camagüey 112公里,位在古巴中部的北岸。20公里長的白色沙灘媲美哈瓦那附近的Varadero海岸,但是少上許多觀光人潮。除此之外,世界第二長的珊瑚礁地形(僅次於澳洲大堡礁),也讓這裡成為古巴最棒的潛水地點之一。Shark’s Friends是這裡唯一的國際潛水中心(註2),一隻氣瓶的費用是40CUC(註3)。因為潛店的船正好故障,所以無法去著名的珊瑚礁潛點,改成到北邊的Nuevo Mortera進行岸潛,那是一處有艘1896年沉船的潛點。潛店的氣瓶是鮮豔的鵝黃色,BCD看起來也頗新。但若細看,會發現保養並不仔細,裝備的可靠度有多少我打了個問號。果然,當我一跳入水中,備用二級頭立刻失控洩氣,怎麼樣也止不住。等到潛導過來敲敲打打幫我處理好後,原來200bar的空氣已經損失近30bar。水溫29度C,能見度約25米。大夥跟著潛導下潛,每個人的裝備或多或少都冒著氣泡,看來在古巴這是正常狀況。想起潛水前我已經簽下生死自負的免責的聲明書,在這裡潛店的確很需要潛客簽屬這種文件吧。

Santa Lucia潛點地圖
Santa Lucia潛點地圖

水中不見任何珊瑚礁、魚類偏少,沉船也沒有多大看頭,似乎也不是我們的目的。潛導帶我們到24米深的海底,示意我們待在原地不動,然後他游向前方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魚。這時我才意會,原來這次潛水要看的是這裡很有名的鯊魚餵食秀。搞清楚狀況後,我跟著大夥像狙擊手一樣把身形俯低、趴在沙地上,看著潛導以潛水刀劃破魚身,紅色鮮血渲染於海中。像是一幕獻祭儀式,祭司跪在海底高舉祭品,魚血則是無聲的召喚咒語,邀請魔鬼前來享用。我呼吸開始變得小心,緊張得直盯前方的海水。這場景讓我想起電影【侏羅紀公園】中的經典片段──用羊餵食暴龍秀。但電影中的暴龍最後失控,改為追逐原本該是旁觀者的主角們。

Santa Lucia潛水
潛導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魚。這時我才意會,原來這次潛水要看的是鯊魚餵食秀。

一會後,一隻身長兩公尺多的公牛鯊出現在視線內,但牠無視潛導手上的魚,反而在我們周遭巡游著。我們動也不敢動,看著牠身影一會出現,一會又隱沒在藍色的海裡。不知今天鯊魚是否缺乏食慾,不管潛導怎麼引誘,將手上的魚切了再切,甚至拋在前方的海底,那隻公牛鯊就是沒有上前咬一口,反而是便宜了一旁的小魚們。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有人的空氣殘量開始不足,這時大家只好返回水面。後來潛導說,有時候運氣好可以見到六、七隻鯊魚,但有時候也可能一隻都沒有。雖然這次未能見到聞名的珊瑚礁生態,也沒看到鯊魚張嘴大口進食,但是大夥心情仍然是相當開心,畢竟能如此近距離看到鯊魚,是個很難得的經驗。

公牛鯊Bull Shark
公牛鯊身影一會出現,一會又隱沒在藍色的海裡。
鯊魚餵食秀
不管潛導怎麼引誘,那隻公牛鯊就是沒有上前咬一口。

隔天潛水中心休息,沒得潛水,我便到海邊游泳。沙灘上滿滿人潮,幾乎都是當地人。走在海灘上感覺自己像似裸體一般,我這位亞洲人引起眾人的關注。大人還懂得克制,但小朋友是毫不客氣地猛盯著你瞧,只差沒開口問我會不會「功夫」。古巴人常會問我會不會功夫,以為這是華人都必會的一項技能,但我都只回答他們電視看太多了。

一聲「你好!」突然從一旁庭院冒出,我聽到後也回「你好」。對方聽見有回應顯得很開心。接著他們又喊「靠么!」,我當然也「靠么」了回去。會說「靠么」應該是某位台灣人教的,我走過去與他們聊天,但他們不會說英文,所以也無法問出從何學得,不過這個「靠么」已經讓這個盛夏的午後都帶著笑意。

Santa Lucia
在海灘上感覺自己像似裸體一般,我這位亞洲人引起眾人的關注。
Santa Lucia
「靠么」已經讓這個盛夏的午後都帶著笑意。

金銀島

巴士從第二大城Santiago出發,17小時後終於抵達首都哈瓦那。一下車,攔了輛計程車繼續趕往機場,我要飛往古巴青年島。「你是要去青年島找女朋友嗎?」司機沒來由地問。沒等我回應,他又繼續解釋,通常要去那裡的男人都是因為有女人在那。我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難不成我將要去的『青年島』是個情婦之島?」心裡浮出問號。

抵達機場後,因為Aerocaribbean航空的飛機故障,大夥只能在候機室等一班不曉得何時出現的飛機。古巴人似乎已經習慣這個發條鬆弛的國家,現場沒有一絲不滿情緒,各自靜靜地等待。但我實在是坐立難安,這裡沒網路、沒商店,沒事可作。最後,我只能玩起「假裝時間不存在」,因而讓時間快轉的遊戲。

古巴老爺車
「你是要去青年島找女朋友嗎?」司機沒來由地問。

終於,在下午六點搭上飛機,半小時後降落在Nueva Gerona機場。飛機著地那一刻,客艙響起如雷掌聲。奮力拍手的乘客是慶祝終於抵達或者安全降落?或許兩者都有吧。一出機場再搭上一輛殺價失敗的計程車往南前進,來到位於機場外40公里的Colony旅館時,已經傍晚七點多。跟櫃台人員Check in,瞥眼看到海面上的餘暉,顧不得登記程序還沒完成,拿起相機就往沙灘走去。海水平靜如鏡面一般,是我從未看過,讚嘆著。這才是我來這島的目的,看著海天一色的景色,心想這28小時的交通時間都值得了。

Colony
看著海天一色的景色,心想這28小時的交通時間都值得了。

我在海風的吹拂下睡著,不知睡了多久,醒來時海的顏色已經改變。不再是一開始的暗綠色調,而是一種筆墨難以形容的亮藍色,就像是小時候畫水彩,會拿來畫大海的顏色。看著海發呆了一會,後頭傳來潛導的呼喊,已經抵達Punta Frances,我們這幾位躺在船頭休息的潛客可以到後面準備。

老潛導向我們這幾位外國潛客講解潛水計劃、海底地形,語調不急不徐地,深怕我們遺漏哪個注意事項。但我已經迫不及待,大海讓我的心跳撲通撲通地,催促著我快點下水。終於等到下水時刻,眾人依序從船尾入水。潛導確認所有人都順利下水後,做出下潛手勢,我們洩掉BCD裡的空氣,沉入到一個無重力的藍色世界。

Punta Frances號稱是古巴最棒的潛點,在這裡船潛兩支氣瓶是80CUC,清澈的能見度與豐富的海底生態,的確讓我感到不虛此行。但這地區只有一間潛水中心,兩天的潛水也只有我們4位潛水客,冷清的海域似乎有負這潛點的稱號。在此已有31年的老潛導說,以前這裡曾有11間潛水中心,每天約有90人潛水。但後來可能是因為加勒比海其他地區潛水興起,讓這裡逐漸沒落。「這31年來改變很多」他說。

古巴潛水
兩天的潛水也只有我們4位潛水客,冷清的海域似乎有負這潛點的稱號。
古巴潛水
Punta Frances號稱是古巴最棒的潛點。
Punta Frances
清澈的能見度與豐富的海底生態,的確讓我感到不虛此行。

皮膚還眷戀著那水溫,鹽巴仍殘留在髮梢,兩天後不捨地離開Colony旅館前往北邊的Nueva Genora,青年島的首府。青年島過去也稱作金銀島,十九世紀的小說家史蒂文森所寫的【金銀島】,故事背景部分就是來自這裡。在加勒比海海盜活躍的那個年代,這島曾經是海盜們棲身的天堂。傳言島上仍埋藏著未被人發現的寶藏。但在城鎮內閒晃一圈,海盜的足跡早已消逝,也瞧不出任何一絲情婦之島的端倪,暗笑自己的過多想像。最後決定騎著腳踏車往鎮外去,鎮外有一座廢棄的模範監獄(Presidio Modelo),這座曾關過古巴前領導人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的監獄如今是少年宮與紀念館。在綠色的草皮上,四棟圓形黃色監獄像衛星一樣,圍繞中間一棟更大的集會堂。監獄內部六層樓,牢房所有鐵閘欄早已移除,只剩空蕩蕩的水泥隔間。屋頂瓦片損壞大半,陽光從破洞中灑落。數完一圈又一圈的牢房,這些除了編號其他無異的牢房,牆上都留有不同訊息。可能是詩句、繪畫或者地圖,究竟是曾經的房客所留,或者是後來遊客的留念,無從知曉。我沒想特意尋找菲德爾卡斯楚待過的牢房,倒是想在此打個盹,躲避外頭火辣的太陽。但監獄裡頭涼風陣陣,吹得背脊發涼,加上附近不曉得哪裡傳來夜梟聲,讓我更感到不安。不管如何,看來是無法在此安心休息了。走出監獄,毒辣的陽光依舊,燥熱的空氣襲來,就算剛才到沾到什麼孤魂野鬼,這時也都該蒸發消失了吧。

古巴青年島
城鎮內閒晃一圈,海盜的足跡早已消逝,也瞧不出任何一絲情婦之島的端倪。
模範監獄(Presidio Modelo)
毒辣的陽光依舊,燥熱的空氣襲來,就算剛才到沾到什麼孤魂野鬼,這時也都該蒸發消失了吧。

 

註1:這段古巴加上南美洲的旅程,後來寫成一本《時光封塵•哈瓦那

註2:這裡所寫的都是2014年的資訊,現今狀況可能已有改變

註3:CUC是古巴貨幣單位,1CUC=1USD

加入好友 加入女子的海[email protected] 掌握自潛大小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