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 林柏昇專訪|混著海水的血液 仰賴藍藍的來治癒

0
2216

文/Stella Tsai      攝影/王文彥      照片提供/林柏昇

多數人對KID的印象來自這兩年「綜藝玩很大」節目裡,瘋狂敢玩的瘋面仔。二度連莊金鐘獎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獎的他,早在2003年就在Channel V自製的「CIRCUS ACTION」大放異彩。節目裡各種瘋狂、暴衝、敢玩的因子,是他為人注目的重要特質。

採訪這天,天空飄著細雨,KID一行人抵達咖啡店,人未到聲先至,還沒坐下就忙不迭為塞車遲到而道歉。禮貌,是他給人的第一印象。興許是主持工作的養成,又或是天生的聚會救星,打從他一坐下起,空氣裏就不再有空白。他笑說:「我真的很怕安靜,只要聚會出現空白,我就會忍不住補上。」而他的填補也非空穴來風,除了源源不絕的話題,也總能自帶笑料與自嘲。

「玩水對現在的我來說,已經是沒有辦法失去的一件事。」訪談才開始,他就一字一字,彷彿在心中練習過無數次的自白,要好好告訴別人「水」在他生命中的重要性。下一秒又話鋒一轉,「像我現在就好想去玩水,還是我去外面淋雨好了啦!」說著說著,就作勢要往外衝。像這樣,無時無刻維持氣氛、難以獨處的他,卻在碰上「藍藍的」海洋時,找到難得的平靜,一個人整天看著海也沒問題。

KID林柏昇
林柏昇在碰上「藍藍的」海洋時,找到難得的平靜,一個人整天看著海也沒問題。

生死瞬間 天生潛者也不能小覷海洋的威力

近年臺灣掀起一陣潛水風氣,熱愛戶外活動的KID,投身潛水看似理所當然,然而真正理所當然、也鮮為人知的,是他血液中根本混著海水的事實。

「小時候去海邊,穿著內褲就下水了,誰管裝備啊!」出生花蓮,從小就跟著鄰居朋友在南濱玩耍,跳下水就能玩上一整天,釣魚、抓龍蝦更是KID兒時的日常。自小有花蓮的海陪伴,游泳和潛水於他簡直與生俱來,直到長大成人、離開花蓮,都仍維持著夏天泡在水裡的習慣。

但他也不好意思的說,這種理所當然的態度跟天生的愛玩敢衝,導致他總是一頭熱往水下衝,像是去小琉球看破沉船,他一眼瞄到船裡有隻巨大石斑,就興奮的往下衝,遠方的教練猛敲鐘也恍然未聞,直到教練衝下來一把將他抓上岸,才驚覺已經下到43米。又或是某一年著迷於拍照,一古腦兒買了一堆頭套跑去綠島玩水肺,下潛時脖子一緊,想抽掉頭套卻卡住,隱形眼鏡掉了,還嗆到水,整個人陷入慌亂的生死一瞬間。

兩次的生死交關,都讓他一上岸就被教練罵到臭頭。2015年,屆滿30歲的他終於好好地去考了執照,開始正視安全的問題,也從此可以在冬季前往海外潛點,延長一年泡在水裡的時間。收斂起年輕亂衝亂闖的性格。現在的他,出國潛水總是一小箱行李配上一大箱托運的裝備,「安全」成為他面對海、尊敬海的態度。

「藍藍的、綠綠的」治癒失衡的生活

前年一場崩潰性失戀,讓外向好動的KID完全性喪失出門的動力,成天悶在家裡足不出戶。直到某天滑Instagram時,意外發現「藍藍的」東西會讓他停下目光,甚至帶來難得的平靜感。於是他開始大量追蹤這些「藍藍的人」,直到打開自己的Instagram,眼前都是無邊無際的「藍」。他發現自己心情變好了、想出門了,就這麼一片片「藍藍的」圖片海,治癒了他的鬱悶與心結,也讓他有了動力跨出這片都市叢林,去尋找真正的「藍藍的」事物。

KID
他有了動力跨出這片都市叢林,去尋找真正的「藍藍的」事物。

他改變生活步調,努力將工作以外的時間排出三天兩夜、兩天一夜;他可以在下工後晚上10點,開著露營車殺到高雄,就這樣睡在車上,只為了隔天搭第一班船前往小琉球。「我沒有想過,世界上有一群人是這樣在生活的。」他口中這些「藍藍的、綠綠的」朋友,會將難得的假期留給山上的秘境、海邊的潛點,聊天的話題不再是買什麼衣服、去哪裡逛街,而是路怎麼走、要在哪裡紮營;手上拿的不是新款包包,而是地圖跟登山潛水裝備。看著這些朋友自己揹行囊、動手組裝營帳,他眼中滿是驚奇與讚嘆。「我有一台什麼都有的露營車,卻少了凡事自己動手做的體驗。」他正色說:「這就是我現階段想要追求的,回歸單純、原始,但充滿生活的態度。」

儘管演藝事業依然是眼下的生活重心,但他深知幸運的背後需要更多的努力、禮貌,以及更好的成績才能穩固。巨大的壓力足以摧毀任何人,而他卻在此時幸運地找回「藍藍的」生活,平衡大紅大紫的工作壓力。就像當年突然學會的平壓,血液中的海水給了他潛入海洋的鑰匙,也治癒了他失衡的生活。他笑說:「現在的我就算只有很短的假期,也一定要去劍龍稜爬個山、潛立方潛水,或去八煙泡溫泉,然後我就可以開心很久、很久。」

林柏昇潛水
照片/林柏昇提供
林柏昇自由潛水
照片/林柏昇提供
林柏昇
照片/林柏昇提供

當年瘋狂的花蓮小子離開海濱,在都市裡奮力找到立足點,燦爛又血腥、豐富卻不乏空虛,慶幸的是海始終都在,也沒有忘記給他一聲喚。往後的人生,他依舊會帶著混有海水的血液,繼續在藍藍的世界裡熱情下潛。

採訪後記|

拍攝時看到KID手上的曼波魚(Mola mola)刺青,他立刻興奮說起去藍夢島(Lembogan)追鬼輻魟(Manta)的故事。當時一下水,主角還沒出現,卻意外看到Mola mola,在花蓮習以為常的他當下只隨意拍了照,沒想到上岸一說大家都瘋了,這才知道Mola mola在藍夢島有多難得。

「我跟大霈說的時候,她整個氣瘋,好幾天不跟我講話。」KID得意的說,能在水中看到稀有生物實在太快樂太美好,所以他決定把Mola mola刺在手臂上,未來也要持續透過刺青,蒐集在海中看到的稀有生物,這樣每天抬起手、看到刺青,就會想起當下的快樂。

林柏昇刺青
這樣每天抬起手、看到刺青,就會想起當下的快樂

延伸閱讀:

李霈瑜專訪|「乘風破浪,不知道明天會後悔嗎?」

【海的子女】達悟族的魚槍射魚高手─周孝勇

鍾瑶/洄游人生浪潮,另類美人魚

不想錯過新文章?那就加入女子的海Line吧!加入好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