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死在海裡也不錯

0
1452

文/Jason. Y      刊頭照片/Yuchi

我與大海的故事,大概要從6月在女朋友極力推薦之下,在蘭嶼參加的一次浮潛體驗說起。穿著防寒衣、救生衣,帶著面鏡跟呼吸管,混混沌沌地跟著浮潛團來到潮池。走到潮間帶的我還在狀況外,但已經有好幾個同行者迫不急待地跳下去了。等導遊講完那些基本的介紹跟注意事項,跟隨著浮潛團的步伐,我抓著浮球慢慢地步進大海裡。

在城市中長大的我要看到大海幾乎不太可能,玩水泡水都只會發生在不到兩米的游泳池裡。雖然自小就學會游泳,可是下到一個陌生的大海,我怕得要死。明明穿著厚厚的救生衣,但四肢卻亂揮亂踼著,想奮力地把自己浮在水面。雖知腳下就是這人之島的美麗之處,但始終敵不過心理的障礙。在水面掙扎了大概五分鐘,終於讓自己平靜下來,把臉面向海底。下一秒盡收眼底的是從沒看過的珊瑚礁跟熱帶魚,放下心中恐懼的同時,我也藏不住內心的興奮放下了浮球的把手,慢慢地離開了浮潛團的陣列。

小丑魚
攝影/王文彥

邊走邊看地往外海走,很快就跟女朋友會面了,拿著GoPro隨手記錄一下眼前的景色,就隨著帶團教練的指示,帶著意由猶未盡的心情上岸。回飯店的路上,與後座的女朋友經過一番熱烈的討論,我們就決定要報名下個月的自由潛水課程,也就是這樣展開了我與大海的故事。

回到台灣本島後,我們立即在網路上報名參加一個月後在綠島的自由潛水課程,與大海展開了新的一頁。

在台中,我們每天依然想念著蘭嶼人之島的美,這樣念著大海的的心,讓我們走遍台灣各間潛水用品店,決定先把上課需要的裝備都先買一買。在機遇巧合之下,我們認識了海人選品的主理人Jay,他很有耐心地解答我們這兩個在新手村的迷途小羔羊。聽過他舉辦的分享會跟意見之後,我們真的獲益良多。買到真正適合的裝備,而不是因為品牌迷思與外貌協會著重的顏值,孤注一擲地賭自己不會買到踩雷的商品。

自由潛水不像水肺潛水需要那麼多繁複的裝備,只要簡單的自潛三寶:面鏡,長蛙,呼吸管。剛買到裝備(新玩具)的我們,當然毫不猶豫地去了台中北區的兩米游泳池踢踢看,同時也不怠慢地在游泳池練習靜態閉氣(STA),動態平潛(DYN/DNF),為即將要上的AIDA2課程做好準備。

死在海裡

轉眼之間就到了上課的日子,充滿著憧憬的我們,即使面對一向無趣的學科非但不厭倦,反而是對自由潛水產生了更大的興趣。三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很快的就完成AIDA2課程。對我來說,自由潛水不只是一項運動,同時是一個認識自己的心靈遊戲。一切其實都是取決於你自己:要競技可以競技,要休閒可以休閒。下潛挑戰一下自己也好,抓著浮球靜靜地看看海也好。

就算回到陸地回到城市,我也不會閒著,自主地練習二氧化碳耐受度。我們每一個人在閉氣的時候,身體都會出現呼吸渴望。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要對抗橫隔膜不自主的抽動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大多數的人都不喜歡練習閉氣,但我剛好相反。早在高中就確診憂鬱症的我,沒辦法控制胡思亂想,腦海中總是會浮現著一堆鳥事,當然自殘自殺的念頭也不例外,這個帶有自虐成分的練習,剛好可以在完全安全的情況之下,滿足到想要體驗自殘的我。但我很清楚閉氣歸閉氣,下潛依然會遵守潛伴的制度,絕不獨潛。

這片湛藍的大海總是有辦法平靜我的心。在岸邊吹吹海風、聽聽海浪,對我來說就已經很療癒。而我在下潛的時候只有平壓的聲音跟心跳聲,有時候看著大海裡數不清的生物的時候我會想,死在海裡也不錯。

[就算世界已沉沒就在海底裏共舞]

一個缺安全感的憂鬱症患者,會把很多人、事、物都會拒於門外,這樣把自己關起來的情況下,想要找到自己的目標跟方向,可以說是難上加難。我不敢說因為女朋友、因為自由潛水會讓我完全痊癒,畢竟也有可能下一秒就打回原形,變成原來只有負能量的我,這沒有人會知道。但我知道的是,我跨了很大的一步,有因為這樣而進步,慢慢地變成更好的自己。可以的話,我想一步一步地考到AIDA教練,離開城市、搬到離島,住在海邊帶帶浮潛,教教自潛。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找到目標,沒有人會知道未來的事,但在我再次崩潰之前,我會盡力的把這件事做好。這條路雖然有著一定的難度,但不管成敗得失,現在的我也會想要走走看。我慶幸的是自己在人生的路上,有女朋友不離不棄地陪伴著,是她帶來滿滿的安全感讓我改變了很多,踏出了自己的Comfort Zone,讓我從一潛愛上的浮潛到自由潛水。

Jason. Y

────

延伸閱讀:

靜謐藍色裡的憂鬱|當憂鬱症碰上自由潛水

海星星計劃(上)──自由潛水學習

自由潛水,開心就好

加入好友 加入女子的海[email protected] 掌握自潛大小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