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潛水,開心就好

0
3861

我曾經是個非常害怕開放水域的人。我可以在浴缸洗澡,可以在溪邊泡腳,可以在泳池游泳,但就是不敢下海,只要是腳踩不到底的地方,我就不會靠近,更別說海裡有一堆奇怪的生物,隨時危機四伏。生命就是奇妙,我這個跟海八竿子打不著的人,經過一年航行太平洋的洗禮,天天與海為伍,竟開始習慣海的存在,甚至愛上水中絢麗的世界。我們造訪了許多美麗的島嶼與珊瑚礁群,只是當時的我只能浮在水面上,遠遠的看著水裡的小魚小蝦。我潛不下去,也不敢下去,只能暗自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打破這個距離。

我們在帛琉度過一段慵懶的日子,帛琉的海域受到保護,裡頭什麼珍奇異獸都有,還有我所見過最多彩、健康的珊瑚群。某個陽光燦爛的午後,我和隔壁船的朋友一起浮潛。她見我在水面掙扎,想下去卻下不去,便主動教我躬身下潛,還告訴我她在泰國學過自由潛水,可以一口氣下潛40公尺,閉氣4分鐘。我當時覺得這根本是天方夜譚,卻也默默在心裡播下自潛的種子。我需要的正是這種能讓我在水裡更自在的訓練。回到台灣後我上了CMAS 2,初衷很簡單,就是讓自己在水裡更開心,這份感動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改變。

帛琉

後來因為工作關係就再也沒有碰水了。直到某天我到馬來西亞的刁曼島度假,看到Freedive Tioman的廣告,想說乾脆來回味一下自由潛水,沒想到卻一試成主顧,再也離不開了。我們潛意識裡都渴望追隨自由與平靜,而自由潛水正如一面鏡子,使我看清當下的我正處在十字路口,她提醒我真正重要的東西只有心看的見。也許我們騙得了自己的腦袋,卻騙不了心。我當下立刻寄出辭職信。放棄穩定的薪水很嚇人,但是心裡卻非常踏實與寧靜。我搬進沙灘上的破木屋,又開始天天與海為鄰的日子,珊瑚礁就在我家門口,跳下海就可以跟魚打招呼。

馬來西亞刁曼

馬來西亞刁曼

先上完AIDA 3之後,我又接著上Apnea Total系統的Master課程,開始更完整的訓練。Apnea Total的特色是它尊重每個人狀況不同,主張讓大家以自己舒服的方式學習與進步。初級與進階課程活潑有彈性,讓有興趣接觸自由潛水的人能夠毫無壓力的享受水中樂趣,而Master課程包含25堂課,大約兩個月的時間,幾乎是一對一的教學,讓真心想練習的人能夠確實磨練技巧的細膩度與深度,是很紮實的訓練課程。

之後我隨著教練到Apnea Bali練習,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專業競技自由潛水的地方,和這些強者一起自潛,看他們在水中優雅的擺動,我才明白原來堅持訓練不一定是為了追求深度,而是一種自我精進的過程。一點一滴的進步都會回饋在我們每個人潛水的品質上。受到他們的激勵,我開始追求更專業的自潛訓練,而後來選擇成為Apnea Total系統的教練,不只是因為它的教學理念最貼近我對自潛的初衷,也是為了讓自己更進步。其實,成為教練後,學習才真正開始。心態不同,要學的東西又更多了,而且永遠沒有停止的一天。

Freedive Tioman
其實,成為教練後,學習才真正開始。

雖然認真的態度不同了,但是初衷卻沒有改變。訓練之餘,我最喜歡的還是在海裡看看魚、觀察生態。自潛嘛,本來就是安全、開心就好,我們是為了自己而潛水,為了進步而練習。剩下的系統、證書、裝備等等本來就不是動機。

在刁曼的最後一次Master訓練,我趴在浮球上調息,正進入一種放鬆而專注的狀態,準備下CNF。突然我的教練大喊:「There is a whale shark!!! Put on your Fins!!!」一隻超級巨大的鯨鯊朝我們游過來,我一邊咒罵一邊倉促把腳塞進蛙鞋裡,與教練一起去追鯨鯊。但我們速度太慢,只見牠的斑點消失在水裡,無影無蹤。水面上只剩下心臟狂跳的兩個人,還有嚇呆的船夫。刁曼島不是鯨鯊出沒的地點,因此這是頭條新聞,船夫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巨大的生物,當鯨鯊從船底下游過時,他一臉慘白。我和教練說:「下去吧?畢竟我們是Freediver」

海這麼大,怎麼找呢?但是如果不嘗試,就真的看不到了。於是我們決定碰碰運氣,教練直直往下潛,我在後面跟著。突然鯨鯊就出現在教練旁邊,我無聲的尖叫,想引起她的注意。教練停下來,轉身抬頭,發現自己正面對一個龐然生物。我在她身邊停下來,一起靜靜地欣賞這溫柔的巨人。上岸後教練開心的說:「Now you are a freediver, certified by a whale shark! 」是阿,這麼神奇的際遇就發生在我畢業前的最後一潛,似乎是上天給的祝福,要我永遠記得這份感動並莫忘初衷。

蔡嘉茵

延伸閱讀──

「我是教練,也是學生」

自由潛水X運動心理:訓練,從「心」開始。

台灣自由潛水教練目錄與教學系統比較

加入好友 加入女子的海[email protected] 掌握自潛大小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