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X偉恩──說自己不奇怪的奇怪教練專訪

0
2433

採訪/高小凡      文字/Yuchi      照片/奇怪教練提供

日幣X偉恩,這對「奇怪教練」在小琉球教出了不少的學員,透過他們上課的實況轉播,能感受到學生們特別的開心。奇怪教練並不是真的奇怪,而是形容兩人無厘頭的教學風格。但私底下的他們互動也相當可愛,所以說也不算是正常(?)教練。

在接觸自由潛水以前的日幣教練,可說是個極度懶惰的都市女子。你一定很難想像過去的她是個能躺就不坐、能坐就不站,連出門都只願意開車而不願走路的女子,更別說是運動了。她說:「當時的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日子過得很好的人,一個一般世俗的人。」而偉恩教練則是從小就非常喜歡玩水,直到現在還像個大男孩般。也有喜歡挑戰自我的個性,想為自己計劃一場孤島旅行──只帶著一把魚鎗,在孤島上生活一個月。假如要把過去的日幣與偉恩,這兩位生活態度完全不相同的人放在同個領域內,似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卻在他們與海洋相遇之後,讓自己的人生轉了一個彎。

奇怪教練

什麼樣的機會接觸到自由潛水?

「我非常喜歡看魚,我喜歡去賣魚的水族館看魚,喜歡去菜市場看魚,喜歡的程度大到可以讓我大半夜前往魚市場看魚。」如此喜歡看魚的日幣,最後決定在2016年以浮潛的方式自己下海看看牠們。再因朋友的介紹之下認識了自由潛水,而那一年,她也決定要正式從事這項活動。2016年八月考到AIDA 2, 相隔四個月後,在2016年12月考到AIDA教練。日幣說,其實四個月的時間成為教練有點太快,應該要有足夠的時間去累積經驗,但她很努力的去達成。

海洋正在失去,「唯有你真正進入海洋,才能親眼看見海洋浩劫的生態;唯有你真心愛上海洋,才有憐憫之心的想去保護她。」抱著這樣的信念,在吳浩的力邀之下,2016年日幣決定開啟她的教學生涯。

偉恩則是在2012年接觸到自由潛水後,就此愛上。當時有位朋友,因為缺乏安全知識而在自由潛水中失去了寶貴的生命。朋友的逝去讓偉恩教練下定決心,想把所有自由潛水安全相關知識傳遞出去,讓更多喜歡玩水的孩子,玩得快樂,玩得安全。這也是為什麼偉恩教練要認真鑽研這項「世界最危險極限運動之一」最大的理由了。

如今這兩位奇怪教練選擇一起在小琉球教學,雖然兩人成為教練的心路歷程,擅長教學模式非常不同,卻有著相同單純的心──讓更多人了解海洋,並走進海洋。日幣擅長教育議題,對於怕水的孩子特別有耐心,也喜歡帶領孩子從零開始。看著他們的進步,得到的成就感,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大一樣感動。而偉恩就像個大男孩,喜歡挑戰自我,隨時都能保持著愉快的心情帶領學生。也因為擅長競技方式的自由潛水,能帶領學生挑戰大深度,更能了解學生在挑戰自我時易發生的危險。兩種不同性格,完美地互補了兩人各自的不足,在教學上彼此扶持,當面臨到自己無法解決的難題時,就會交換學員教學,用各自的方式帶領學生解決困難。最重要的是,他們在教學上都有一個共識:「與彼此相互溝通,一起衡量能夠給予學生的東西,平衡教學的基準點。」

日幣X偉恩

教練最大的關卡是什麼?

自由潛水中最常聽見的問題就是不會法蘭茲(frenzel)平壓,但對奇怪教練來說,技巧上能調整的都不是最大的問題。偉恩天生就會法蘭茲平壓法,所以在教學上面臨到,如何傳遞正確語言的問題。這讓他花費了不少時間鑽研,並從錯誤中學習。

日幣教練則笑著說:「我很怕高」,對一個貪生怕死的人,最大的關卡都是來自心理上的障礙。你們是否有一樣的疑問:你怕高卻不怕深?而日幣的回答是:「在高的地方往下跳我沒辦法回頭,但在水裡我至少能自己浮上來。」當你能克服自己心理上的恐懼感,才有辦法越過那一個停滯不動的關卡。在自由潛水裡,與自我對話也是門很大的學問。

印象最深刻的一潛?

目前為止印象最深刻的一潛,是在小琉球電廠。那天他們看見眾多橘色人(海巡)站在岸上,一問才知道有民眾通報海龜被魚線纏住。但礙於「不得碰觸」的法規限制,海巡只能在岸上等牠自己擱淺上岸才能前往救助。「那不如我們能下去幫助牠好不好?」於是,經過海巡所長同意後,他們換上裝備、帶著剪刀朝著海龜方向前進。五分鐘後替一隻被鉤到魚鉤、魚線纏繞的大公龜脫困。合法地抱著海龜,甚至拯救了牠,雖然只有短短五分鐘,卻是他們印象最深刻的一潛。

日幣X偉恩

安全上最容易忽略的?

在自由潛水裡最常聽到的一種說法是:「配重不夠多,躬身下不去。」這就是一項錯誤的觀念,過多的配重可以是個很致命風險。偉恩教練教導正確方式配重是,當你直立在水面的時候,把氣吐光,檢視水平面是否有在面鏡範圍之內。若有,這才是安全的浮力設定。通常躬身下不去都不是因為配重不夠,而是用錯了技巧。

而另一項常見的安全考量問題,就是不斷地追求數字。

「不斷的追求數字是一件很危險的事,風險往往來自於你的不注意。」在自由潛水裡,數字是不是一件重要的事取決於個人,但它不是必要。希望接下來有機會接觸到海洋的朋友們,或者正在投入這項活動的海人們,都能用最嚴謹的態度面對自己的生命、為自己負責;安全地與海洋共處、安全地回家。

夢想潛點?

日幣:全世界的水族館

瑋恩:巴哈馬 Dean’s Blue Hole

未來目標

兩人最大的目標就是推廣海洋與自由潛水活動。希望海洋知識能從兒童時期教育做起,讓孩子們從小就知道海洋有多美,顛覆傳統觀念「海洋就是危險」的論點。從小教育認識海洋世界,而不再只是從別人耳裡聽到的關於海洋。

自由潛水情侶

結語:

不管是過去、現在、或者未來,如果能踏出自己的舒適圈,到世界的各個角落探險,對於自己以外的事多關心一點,也許你也能成為像日幣教練一樣,潛入海平面之下後,找到了另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以前我只在意自己,只專注在自己。現在的我更樂觀,也更熱情。我在追逐的是我的夢想,而不是別人的期盼。」這就是我個性上最大的轉變了,日幣笑著說。

 

延伸閱讀(一)「我是教練,也是學生」

延伸閱讀(二)蘇拉──SSI首位華人女性自由潛水教練訓練官專訪

不想錯過新文章?那就加入女子的海Line吧!加入好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