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口鯊事件系列報導之三】巨口鯊禁捕,我們一切祝福

0
718

「欸~可以摸嗎?」『可以喔!』面對民眾興奮又好奇的詢員,館員耐心的回應,他略顯吃力地端著一盤白白的物體,隔著封鎖線,緩慢的沿著圍觀的民眾移動。「這是腸子喔~大家可以跟人類的腸子比看看,有什麼不一樣。」一旁的主持人持續解說,不少人好奇的伸手去摸,有的小朋友甚至戳了戳、再對著手聞一聞。較外圈的孩子坐在爸爸肩上,拿著小DV新奇的拍攝著。

2014年5月7日,上千人湧入靜岡市東海大學海洋博物館,新聞記者的攝影機一字排開,團團圍住中央的帳蓬。帳蓬外圍出約五公尺的空地架設封鎖線,地上的藍色帆布上,躺著一尾4.4公尺長、重677公斤的巨口鯊。這隻誤入定置網的雌魚,透過公開解剖與即時講解,讓一般民眾也能看見稀有鯊魚的真面目。

台灣媒體在報導時,經常採用從漁船上卸下血淋淋的鯊魚照,或鯊魚橫屍躺在濕漉漉漁港地板上、一副倒楣至極的衰樣,大眾很容易因此將血腥、殘忍與漁業畫上等號。相較之下,公開解剖聽起來似乎很可怕,但日本幾個水族館,都曾舉辦過公開解剖,尤其特意邀請鯊魚專家為小朋友和國高中生解說。從新聞報導的影片上,約莫十歲的小朋友雖然面對鏡頭有些害羞,但堅定的說:「好有趣,我以後想成為生物學家。」

2014年4月14日於日本靜岡市東海大學海洋科學博物館前的公開解剖(SBS News)

這次從動社在網路上發動民眾向主管機關(漁業署與海保署)抗議,到漁業署發佈禁捕公告,時間僅短短一個月。令人不禁聯想到兩年前澎湖的鬼蝠魟事件,在一場上萬人觀看的網路直播後,幾個月內漁業署宣佈禁捕。由輿論趨動的保育措施,對鬼蝠魟真的有幫助嗎?事實上,在宣佈禁捕後,原本一年通報約十幾尾的鬼蝠魟,突然「魚間蒸發」,再也沒出現在紀錄報表上。若解讀為保育有成、鬼蝠魟再也不受漁業壓力,似乎太傻太天真了。

農委會漁業署在2013年3月,將大白鯊、巨口鯊與象鮫同列為「稀有鯊魚魚獲通報」。漁民捕獲後,需向官方通報,且保留魚體至少24小時,供漁業署指定學術單位,進行科學採樣及蒐集生物學資料後,始得拍賣及利用魚體。另外,在重要港口,還有港口查報員回報漁獲狀況。雖然台灣累積了八年的資料,但巨口鯊仍有許多未知之謎等待破解。

大白鯊象鮫及巨口鯊
農委會102年3月15日發布「大白鯊象鮫及巨口鯊漁獲管制措施」

回顧三個月前吵得不可開交的巨口鯊,檯面上動社與鯊魚專家對於是否禁捕各執一詞。漁業署原先認為需先徵詢權益相關人、增加配套,否則可能引發對立,後來態度丕變,宣佈禁捕(參1)。雖然海保署為海洋保育主管機關,但最後漁業署直接用《漁業法》預告禁捕,海保署顯得無力可施。而最關鍵、被動社稱為造就巨口鯊墳場的四艘漁船,在相關報導上卻完全消音。

事實上,八月時蘇澳與花蓮漁民連署簽名,遞交陳情書給漁業署。漁民疑惑:「為什麼禁捕巨口鯊?有正當的配套措施嗎?」如果考量資源永續利用,相關基本資料如長得多快、如何繁殖、族群量有多少等等,有評估的依據嗎?漁民也提出是否能像當年的鯨鯊,先通報紀錄,再設定可捕獲總量(Total allowable catch, TAC),以補助或逐年遞減的方式最後完全禁捕,有相關配套漁民也願意配合。

雖然我們對巨口鯊仍有許多面向不了解,禁捕卻即將上路。一旦禁捕,依照鬼蝠魟的前例,漁民認為通報是自找苦吃,不如完全不報。對生態保育而言,完全禁捕確實能幫助族群穩定發展;不過漁業操作時沒有通報的黑數,卻成為再也無從了解巨口鯊的致命傷。海洋大學鯊魚研究室莊守正教授表示:「基本上這個物種我們對牠了解有限(中略),台灣似乎看起來是全球唯一能研究,能做一些貢獻的。當然資源是要管理,但腳步這麼快,很容易引起反彈。」(參2)

目前規定,未來漁民意外捕獲時,不論死活一論放回海中,讓研究人員感嘆恐怕再也蒐集不到樣本資料。禁捕之後,有可能藉船上觀察員的方式,臨時通報研究人員,進行採樣、量測或標識放流嗎?日本誤入定置網的巨口鯊,有的研究人員潛水拍攝後即野放。但台灣是流刺網,巨口鯊中網後的活力和存活率仍待考驗。

如今,漁業署一口氣禁捕大白鯊、象鮫及巨口鯊,希望藉此提昇國際形象。但動保團體和國內鯊魚研究團隊與漁民之間的扞隔不入,一時恐難有解。而禁捕稀有鯊魚對於普羅大眾,距離又更加遙遠。民眾能因為多一些物種得到保育,而更尊重海洋嗎?能因此對神祕未知的事物更充滿好奇嗎?媒體能打破鯊魚兇殘的刻板印象,用科普溝通的方式,讓小朋友產生更多興趣和理解嗎?在這次事件裡,政治考量似乎凌駕在科學之上,對長期投入基礎研究的科學家而言,除了挫折,只能期待未來還有科學研究的空間。

佛羅里達自然史博物館的鯊魚研究小組主任George Burgess表示:「這很兩難,每多一隻(巨口鯊)個體我們都很開心,我好希望能有個兩三百隻巨口鯊的樣本,讓我們能夠研究、擴展我們對牠的認識。但是遺憾的,其實我們也是在殺害牠們。」(參3)

禁捕即將上路,對於巨口鯊的未來,我們寄予無限祝福。


參考資料

  1. 廖靜蕙(2020)巨口鯊該不該禁捕? 動社指向花蓮外海特定漁船 海保署坦言:禁捕有困境。環境資訊平台(2020/6/21)https://e-info.org.tw/node/225092(檢索日期:2020/8/16)。
    引用自聯合報採訪影片。
  2. 吳淑君(2020)【禁捕巨口鯊1】台灣搶先禁捕「無危」巨口鯊,讓漁民跟動保團體槓上了。聯合報(2020/7/20):https://udn.com/news/story/120887/4715737?fbclid=IwAR3SLgBSeF0h8Uwu-dc80pV_SvApTXst_gubIlVqnDhjoB2Asv6UhgPJJr4。(檢索日期:2020/8/13)
  3. Lee, J. (2014) Rare megamouth shark caught off Japan’s Coast.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Newsroom (2014/5/9). https://blog.nationalgeographic.org/2014/05/09/rare-megamouth-shark-caught-off-japans-coast/(檢索日期:2020/9/13)

延伸閱讀

保護有人有魚有生命力的將軍嶼-葉生弘專訪下篇

飛到墨西哥,與大白鯊的近距離凝視

關於大象的悲傷故事:泰國ENP大象義工活動之行

加入好友 加入女子的海Line@ 掌握自潛大小事
歡迎讀者投書分享海洋、潛水、女性等主題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  
  •  
  •  
  •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