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大海知道》瀰漫著迷樣蘭嶼節奏的真誠之作

0
12977

前幾天參加《只有大海知道》首映,觀賞時內心是很複雜的。電影在2016年7月時拍攝,我是該片的劇照師,但在拍攝《只有大海知道》的更早兩年(2014-2015),我就因為個人拍攝計劃而頻繁往返蘭嶼,所以電影中許多演員原本就認識。因此當我看電影時,除了劇情本身,腦海裡也翻騰著當時拍攝過程的點滴,以及那些蘭嶼演員們背後的真實故事。

只有大海知道
《只有大海知道》劇照

在蘭嶼拍攝電影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困難的不是把劇組帶到一個交通不便的遺世小島上;而是在一個文化迥異的地方,如何與當地部落溝通,以及應對島上各種計劃趕不上的變化。

蘭嶼(或稱人之島)是達悟族世代居住的島嶼,保有豐富的海洋文化以及世外桃源般的景色。島上共有六個部落,傳統上,達悟人並沒有所謂的部落首領,所有的部落事項都是由各長老共議決定。也就是說,沒有一個人是可以說了算。

電影拍攝期間,只要是在部落內的場景,也是劇組壓力最大的時候。每個人盡量降低音量、步履輕盈,一群顯眼的台灣人在假裝自己不存在。大家就怕影響到居民,若居民覺得被打擾要劇組離開,我們也只能趕緊收工走人。哪怕已經跟村長打點過,甚至劇組裡也有當地人當顧問,都沒輒。事實上拍攝時的確遇過當地人抗議,導致立刻收工停拍,刪掉這場戲的狀況。電影拍攝的酸甜苦辣很多,導演崔永徽寫了一本《只有大海知道:蘭嶼觸動我的人、事、物》,對這部電影的來龍去脈有興趣的人可以買來看。

只有大海知道劇組
電影拍攝期間,只要是在部落內的場景,也是劇組壓力最大的時候。

回到電影本身,這個根基於真實人物故事(註1)的電影主軸很簡單:由一位被派到蘭嶼的外地老師,與一位思念父親的達悟小孩,來點出蘭嶼當地達悟文化認同與隔代教養的問題。但這些問題也不是蘭嶼獨有,在台灣許多偏鄉地區都在上演類似的故事。不過這部電影很特別的一點就是除了男主角黃尚禾是專業演員,其他角色都是由當地人蘭嶼素人擔任。但若以為素人演出=生硬表演那就錯了,這些蘭嶼演員的演出能量,可是讓許多專業表演工作者都嘆服。

電影許多片段都很美、很揪心、很讓人陷入演員的眼神中。但我不會說這是一部「好看」的電影,它不太像三幕劇結構,沒有太大高潮起伏、也沒有一個讓人獲得正能量滿滿的結局。導演其實可以輕易地把觀眾逼得淚腺失控,或者運用文化差異上的笑點逗樂觀眾,但是她非常克制,克制到我覺得她因為是不是太愛蘭嶼,所以不忍多加調味料,就深怕把樸實的蘭嶼食材炒成台式料理(但不代表這電影不好哭、不好笑,還是記得帶包面紙進場)。

只有大海知道
《只有大海知道》劇照

電影中,很多簡短的台詞都像是海面上的冰山一角,藏在底下的是更多道不盡的話語。例如「在台灣」三個字,恐怕也只有待過蘭嶼的人才能明白,台灣有時是多麼遙遠的距離,以及必須離鄉工作的無奈。而英文片名《Long Time No Sea》也是巧妙地的雙關,道出海洋對於達悟人的重要性。

幾位演員都是我原本就認識的朋友,例如當年號稱德安航空女神的張靈(飾演方瑾依),我們曾一起在952雜誌(註2)共事;小男孩的父親的呂鷗(憂傷的眼神迷倒不少人),與他一起下海抓魚過;而飾演小男孩叔叔的達卡安,除了是夏曼.藍波安作品裡那位零分先生的真實人物,也是我《轉風──和蘭嶼交換時間》書裡出現多次的海王子。

達卡安
海王子達卡安是在《轉風──和蘭嶼交換時間》書中出現多次的人物

呂鷗與達卡安是電影當時在蘭嶼甄選演員時,一起結伴去試鏡的朋友。電影當時因故延後一年拍攝,呂鷗差點無法配合新檔期,而達卡安也因為有段時間較沉潛狀況不佳,讓劇組考慮換角。但正式開拍後,達卡安的表現卻讓大家眼睛一亮,尤其是他跟呂鷗的一場對手戲,蘊藏的底蘊完全不像是素人演出。但如果說必須要有豐厚的生命經驗,才能成為好演員,那麼他們有此表現也就不意外了。

只有大海知道
《只有大海知道》電影劇照

至於飾演阿嬤的李鳳英與孫子鍾家駿就不用多說了,她們就是最常讓觀眾掉淚的兇手二人組。而男主角黃尚禾,我相信要跟三個不同世代的蘭嶼人共同演戲,對他而言是一個很難忘的回憶。尚禾在映後座談說,某次他說這次要認真(演)囉,對方卻回說:「我們一直都是來真的,只有你在演戲!」(語畢,全場大笑)所以可以想像,在整部片已經被蘭嶼演員們主導出一種獨特的節奏時,黃尚禾有時就顯得有些違和。但我卻覺得這也是電影中最有趣與反映真實的一個地方。如同我們每位走進蘭嶼的台灣人一樣,即使能用同種語言交談,但我們節奏、邏輯、價值觀都不一樣。我在一群蘭嶼人裡時,常常就是覺得格格不入。

黃尚禾
男主角黃尚禾/《只有大海知道》劇照
張靈
女主角方謹依/《只有大海知道》劇照
只有大海知道鍾家駿
飾演阿嬤的李鳳英與孫子鍾家駿是最常讓觀眾掉淚的兇手/《只有大海知道》劇照

6月12日台北首映會,所有蘭嶼演員特地北上,現身在首映會的現場。達卡安一如往常的穿短褲,但那件乾淨的上衣及嶄新的休閒鞋是昨晚才在饒河夜市買的──他平常根本不穿布鞋,回去也不會穿。我問他在大螢幕上看到自己感覺如何?他說每次一出現他的畫面,就會去躲起來,他一直說自己長得不帥(其實是害羞)。達卡安的父親夏曼.達卡安(註3)前一陣子在高雄榮總開刀,現在雖然出院,但還是要定時蘭嶼─高雄間奔波複診。蘭嶼的問題,不是只有文化傳承與隔代教養。

雖然無法預料電影票房表現,但是在6月9日蘭嶼放映結束後,我看到當地人的普遍好評(要讓蘭嶼人滿意,不容易),我已經覺得這部電影成功了。這個崔導演的真誠之作,留給蘭嶼人一個美好的經驗記憶(註4)。至於台灣觀眾,我推薦幾個電影可看之點:號稱蘭嶼版惠瑛紅──李鳳英阿嬤挖進你心坎的動容演出、古靈精怪一出場就搶走焦點的小男主角鍾家駿、各個蘭嶼演員那充滿生命歷練的神情表演、美到不行的蘭嶼風光……以及看黃尚禾如何在一群「來真的」蘭嶼演員中求生存。

只有大海知道
古靈精怪一出場就搶走焦點的小男主角鍾家駿/《只有大海知道》劇照
黃尚禾
蘭嶼部分拍攝結束後,男主角黃尚禾與工作人員一同去跳港慶祝

最後不得不提一下電影主題曲《海的眼淚》,這是陳建年難得為電影創作主題曲(詞為導演崔永徽所填)。歌曲巧妙地把達悟族傳統童謠飛魚歌(Libangbang)融入,搭配小孩的合唱,讓我在電影最後,很甘願地坐在位子上把電影工作名單看完,捨不得離開。

《只有大海知道》今天(6/15)正式上映,記得帶上一包面紙。

註1:故事靈感來源是在蘭嶼椰油國小的顏子矞與他的小飛魚文化展演隊的故事。

註2:《952VAZAT TAMO》雜誌是蘭嶼地一本當地雜誌,由一群熱愛蘭嶼的年輕人所辦,一共發行四期,目前為停刊狀態。

註3:夏曼.達卡安在達悟語中為「達卡安的父親」之意(夏曼即為達悟語中的父親)。達悟人的名字會在首次成為父母親、祖父母後,就會放棄掉原本名字,以該小孩的名為主改名。因此若達卡安若生了一個小孩取名為米希法,他就會改名成夏曼.米希法(即米希法的父親之意)。

註4:因為過往有太多台灣人到蘭嶼拍攝時,沒有與當地人作好溝通,甚至曲解一些文化習俗,導致蘭嶼人後來不太喜歡外來人的拍攝。因此《只有大海知道》能夠讓當地人接受,我覺得是有很大意義的。

電影拍攝過程中的影像日記:https://goo.gl/zzzoqk

────

延伸閱讀:

一些關於海與人的事

鍾瑶/洄游人生浪潮,另類美人魚

加入好友 加入女子的海Line@ 掌握自潛大小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  
  •  
  •  
  •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