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越翔

【專訪】臺灣自由潛水泳池記錄大滿貫──許越翔

現居於上海的臺灣選手許越翔,或許大家較不熟悉,平時的他任職於一間醫療器材外商公司的策略發展部,和我們多數人一樣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但除此之外,他更是臺灣四項AIDA泳池記錄的紀錄保持人 (2021)。

※ 截至2021/11為止,許越翔的AIDA泳池記錄為:STA 7:11/DYN 236m/DYNB 215m/DNF 160m 四項目前皆為臺灣紀錄。

許越翔
許越翔
照片提供:許越翔

未有運動員背景的他,平時運動也只有基本健身的習慣,那是怎麼走向自由潛水這條路的呢?許越翔說起初學習的是水肺潛水,對於自由潛水則沒有特別的興趣,甚至覺得自由潛水這項運動有一定的危險性,加上也不是生活必要的技能,因此並未涉略,直到2019年與老婆一起學習自由潛水後,才逐漸產生了興趣。當初的他也曾經歷過卡平壓的環節,但第一次嘗試靜態閉氣時,竟能長達三分半,這讓當時的教練覺得他頗有天賦,並鼓勵他嘗試參加泳池比賽。

於是許越翔在2019年10月於上海參加人生第一場的泳池比賽:2019-2020One•Game城市聯賽賽季「上海秋季泳池挑戰賽」,當時的靜態閉氣成績長達五分鐘,只是他對於自己能閉氣如此之久,但DYNB卻只有75m,這讓他有了動機想更精進自己,也開始對訓練與泳池比賽產生興趣。

首次參賽後,11月便加入由中國選手金明所創立的「黃浦軍校」自由潛水社群進行訓練。「黃浦軍校」致力於成為亞洲專業的自由潛水運動員社群,希望能與志同道合的大家完成一些在這個時代的使命。主要成員目前約有50人,加入團隊有一個限制,就是必須至少有一個能力項目需具備教練同等資格。再者,創辦人金明已是多項中國紀錄和亞洲紀錄保持者,其中AIDA紀錄DYNB 272m位列世界第一,金明於他而言亦師益友,更是團隊中的燈塔,基於自己能進入這樣一個團隊,同時也有許多機會與高手們訓練,讓許越翔更加熱衷於泳池訓練,沈醉於水下的世界。

許越翔與金明
許越翔(左)與金明(右)   照片提供:許越翔

只是同為上班族僅能利用下班時間或週末才能進行訓練,受到時間的限制加上自我要求也高,他必須自律且有效地規劃訓練方向與模式,每週固定進行陸地訓練與泳池訓練。陸地訓練以重訓、有氧訓練交錯進行;每週一定會安排時間到泳池練習以維持水感,若泳池許可,他與潛伴會在閉館後包場訓練,或選擇清晨較無人的時候進行訓練,許越翔表示在不同泳池訓練的好處是,可以在比賽時快速適應新場地的環境與水溫,能更容易知道身體在不同環境時會呈現哪些不同的狀態。

許越翔
照片提供:許越翔

有趣的是,許越翔提到自己在進行靜態閉氣時橫隔膜會自然抽動,但在泳池動態平潛時卻感受不到抽動,即便他能平潛超過200m,橫隔膜也未有不適,或許是與生俱來的能力,讓他可以專心將訓練著重在克服乳酸堆積或低氧。於是他會與潛伴討論與嘗試不同組合的訓練,練習長距離或短距離耐受,反覆的訓練其實也容易令人疲乏,偶爾也會安排一些有趣的魔鬼訓練菜單,好讓自己能嘗試不同的挑戰,比如多組長距離低氧耐受150m x 4耐受或者平潛50m後只換一口氣,連續完成16趟。與團隊的成員們也會在訓練時模擬比賽,甚至只要上海有舉辦泳池賽,他幾乎每個月都會參加一場比賽,以賽養賽,大賽前則會因應不同的比賽項目安排一個月的訓練計畫,不至於嚴格進行飲食控制,但會避免過度烹調的食物以清淡料理為首選。

兩年以來,許越翔已成為「黃浦軍校」的重要人物之一,如果說金明是校長般的存在,許越翔則是副校長的角色,除了爭取自己的成績,也共同帶領團隊進行訓練與備賽。他認為若要有動力訓練,最重要的是跨出第一步,設定好目標,然後放膽去比賽,「需要嘗試比第一次賽,才容易熱衷於訓練,比賽最重要的是去喜歡它。」是啊,比完後喜歡上參賽的感覺是最為可貴的,接著才有動力去找潛伴一同訓練、融入其中。「成績是能提升的,只要願意投入訓練,給自己階段性的小目標慢慢達成,一定能有所提升。」許越翔鼓勵著。

從當初的75m (DYNB)到現在的215m (DYNB),難以想像關於平潛超過200m的世界,吸飽一口氣後,在水下只有獨自一人,更需要平心靜氣。你能在賽場上看見許越翔習慣性地閉上雙眼戴上耳機,聽著音樂進入專注冥想的時空;你能注視著他入水後進入專注的狀態,那是能深深與自己對話的數分鐘。

許越翔與金明
入水準備 許越翔(下)與金明(上)
照片提供:許越翔
許越翔
入水準備 許越翔(左)與金明(右)
照片提供:許越翔

他會在潛水的過程中鼓勵自己,也督促自己該完成的每一個環節,但會避免給自己過多具有強烈企圖的心理暗示,不刻意把身體逼到極限,對自己的要求只有:能有足夠的意識出水,只要一次又一次,每一潛乾淨利落的完成水面流程與完賽。

或許偶爾會遇到瓶頸;偶爾會有不服氣;偶爾會面臨失落,但這些都是成長的一部分,「自由潛水過程中需要不斷地調適,不斷地去強化心靈」許越翔深信。

而今年,許越翔以隊長身份於1月另組名為「TAKI Freedive」的團隊,與黃浦軍校互為兄弟戰隊。Toss A Kind Impact(TAKI),意即「躑善之樂」,承襲了對自由潛水的喜愛,也承襲金明那般不服輸的精神,更期許TAKI Freedive能將這份滿腔熱血傳遞予周遭,找尋自我也突破自我:「能在一種熱愛中找到自己也能影響周圍人,就再好不過了。」

因目前居於上海的關係,許越翔尚未有機會嘗試深度訓練或比賽,若有機會的話他也想回來臺灣參賽,更期許自己能有所突破留下更多比賽紀錄,也想參與世界級的大賽,朝向亞洲紀錄,朝向世界紀錄邁進。或許明年,我們就能在臺灣一賭這位國家紀錄保持人的風采。


延伸閱讀:

Theo-Patric 專訪|2013年CMAS Speed Apnea 100米的世界冠軍

海洋女獵人Valentine Thomas專訪

「台灣海女」的故事──阿香姨的石花菜人生

陳 書萱

陳 書萱

總想著浪跡天涯,闖蕩於海平面之上與海平面之下。

您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