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沙那夜的珊瑚煙火燦爛

0
393

初來乍到東沙島

今年五月初,因為指導教授研究上的需要,很幸運地被帶到了東沙島上去做苦工協助實驗,於是踏上了這座傳說中的島嶼,為期兩周等待珊瑚產卵的東沙島旅程就此展開。

出發當天早上在高雄小港機場搭飛機,櫃台人員請每一位乘客的簽下自己的名字及單位,名單上的人大部分都是國軍人員。小型客機起飛又降落,走下飛機,下意識地打開了手機,看到滿格的訊號,忍不住慶幸:這趟行程不會讓我和世界脫節。

東沙,我來了。

或許是聽了太多人用「簡陋」來形容研究站,因此對我來說這裡已經是預料之外的舒適,雖然沒有什麼額外的裝飾或設施,但是宿舍環境乾淨整潔,說是「簡約」可能會更合適吧。

打理好住宿後,第一個行程就是先去見見東沙島上的老大──東沙大王。一行人在小小的廟宇前合掌拜神,希望日後的研究工作順利平安。本應不語怪力亂神的研究學者,上島後的第一件事竟是求神拜佛。這景象就如同在實驗室裡,那些先進精密的儀器上總會放著一包綠色「乖乖」作為祭品,祈求儀器不出問題、乖乖亮綠燈。

隔天早上任務是「施放採樣器」,拜完東沙大王廟後,我們立刻開始動工。為了節省空間,儀器都拆開分裝,因此第一個任務就是重新組裝他們,在潛水教練和技術員的協助之下,很快地解決了野外器材。

接著是要布置實驗室,如同宿舍一般,實驗室也是相當「簡單」,需要什麼器材都要自己帶來,若是忘了帶或存量不夠,那就只想盡辦法就地取材、物盡其用了。

畢竟你不能期待島上唯一一間商店,也就是軍中的營站,會賣給你滴管或是燒杯。

傍晚,所有的準備幾乎就緒,晚餐後我們終於有時間組裝水肺裝備、夜潛下水場勘,選定了幾個較大的珊瑚礁做為採樣地點,一切只等明天早上開始施放儀器,運氣夠好就能在這兩周內遇到珊瑚產卵並且成功取得樣品。

回程的路上,我望著滿天星斗,好奇東沙大王管不管這事情呢?

水下採樣器
採樣器的零件們
海洋研究
臨時架設的無塵工作臺

屬於珊瑚的夜晚

第二天一早,我們帶著儀器前往目的地,這趟到東沙島上的目標是要透過連續採集海水樣品,來分析珊瑚礁在產卵時間前後的海水化學性質變化。

也就是說,我們每隔半天至一天就要將採樣器帶到岸上,取下樣品後再次施放。而當時的我,並沒有想過這件事需要多少勞力,只期待傳說中的東沙水下世界。

採樣器長約兩米寬與高各一米,至少需要兩人才能抬起,還好在教練們的協助下,我們很順利的將採樣器放到了目的地。

在水中等到確定採樣器正式啟動後,我們在附近稍稍繞了一圈,北岸的珊瑚復育區主要是以海草床為主的環境,其中時有一些小小的珊瑚礁,雖然岸上的海漂垃圾叫人沮喪,但下水後的景色仍稍稍療癒了心情。(海廢延伸閱讀:石蓴、淨灘與尿在我寶特瓶上的阿伯

陽光透過海面變成一條條光紋在翠綠海草上迴盪,時不時還有魚群從旁經過。若非海浪揚起的沙塵限制了能見度,否則我甘在此做一條水草。

當晚,我們再次下水確認採樣器狀況並回收部分樣品,一邊工作一邊期待著和一年一度的盛事不期而遇,但這一夜大海很寧靜,彷彿是用耳語告訴我們:「一個完美的結局是需要醞釀的。」

隔天下午,一樣地將樣品回收,一樣地設定採樣時間後施放,一樣地在晚上確認狀況,不一樣的是這一晚大海裡熱鬧了起來。就像在跟我們說:「算了我懶得掰故事了,就這樣吧!」

海洋研究
水下自動採樣器
海廢
即使位於外海,東沙的海岸仍有許多外地漂流過來的垃圾

珊瑚產卵是海底的大事,也是科學家們關注的焦點之一,沒有移動能力的珊瑚們要如何像是約好一般地同時產卵?而大量的精卵排放到海水中又會帶給生態系怎樣的影響?

正當我們思索著這些問題時,海中趕來參加盛宴的原住民們早已開始忙碌,完全不管我們這幫外地來的土包子,如果它們會說話,大概會這樣回答吧,「還要問嗎?吃就對了!!!」

於是乎這些饕客爭先恐後地吃了起來,魚群游在水中捕食,螃蟹和寄居蟹在地上撿食,吃不完的就乾脆黏在身上當作便當帶走,甚至有些小小生物直接趴在珊瑚卵上,大快朵頤著跟自己一樣大的餐點。

最後我們等到採樣器工作結束,帶著剛完成採集的樣品離開,希望能好好保存珍貴的樣品,不願它們在水中等到下次的黎明。

珊瑚卵
粉紅色的珊瑚卵
寄居蟹
來吃大餐的寄居蟹

見證了如煙火燦爛的珊瑚產卵事件後,東沙島的驚喜並沒有就這樣結束。隔天中午趁著工作空檔,在潟湖口看到了害羞的檸檬鯊,還有頭上腳下曬著太陽的仙后水母。

到外環礁採樣,數十米的能見度、幾乎百分之百的珊瑚覆蓋率,以及沉船*裡滿滿的魚群,幾乎讓人忘卻了疲勞。

然而,煙火總是要被黑夜吞噬。幾天後,技術員和教練先行離開,加上越來越多的樣品需要處理,讓後面的日子越顯辛勞。

幾乎每天都要扛著沉重的氣瓶與裝備,到海邊收集樣品。短短幾十公尺的步行距離,因為重量與豔陽變得難耐,下水的時間也為了盡快保存樣品而縮到最短,回到實驗室後就是立刻處理以免樣品變質。日復一日,閃耀後的夜空似乎比平常更為黑暗。

鯊魚
檸檬鯊

(延伸閱讀: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鯊魚與人類的情與仇)

水母
仙后水母

所幸在繁忙之餘,島上仍有許多的小小樂趣,島上沒有觀光客,於是每個島上的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上島故事。

有為了科學而來的學者、有為了東沙夢而來的管理員、有為了取材而來的創作者,當然也有人是因為命運的安排,意外地來到了島上。而這些故事與人物,則成了忙碌工作黑夜中,一點一點的閃爍星群。

結語

島遠心近,說的是東沙島雖離臺灣遙遠,但人們的心卻很靠近。但對我來說,島近心遠才是這趟旅程的最佳寫照,短短一小時左右的航程,心情上卻像到了遙遠的國度。

記得在某個傍晚,剛好遇到阿兵哥在營站前表演,擺了幾張凳子,一個人唱著歌,雖然簡單卻也和東沙的海一樣,讓人暫時忘卻手機螢幕中連結的現實世界。

東沙
阿兵哥們在營站前的現場表演

*東沙沉船:由於海域暗礁多且海況複雜,根據文獻記載,在東沙環礁海域觸礁沉沒而長眠於此船隻至少有35艘。而東沙島西側的船礁,船隻遺骸散佈範圍約1百公尺長,50公尺寬,水深約6公尺,上部構造物於退潮時距水面僅不到1公尺。

由於沉船時間久遠,在海浪與歲月無情的侵蝕下,目前已無法由外觀辨識年代與國籍。惟根據錨鍊大小推測可能為萬噸級之船舶,由於船礁複雜之構造,已形成海洋生物棲息躲藏空間,使沉船周圍成為魚類的天堂。(修改自海洋國家管理處:意外的驚奇-發現東沙環礁海域沉船已成為魚類棲息的樂園


不想錯過新文章?那就加入女子的海Line吧!加入好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