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只開放三個月的菲律賓潛水天堂|Tubbataha船宿浮生記

0
660

作為潛水教練,時常是幸運的。像是長駐在Moalboal時,只要想看,背上氣瓶走五十步、游二十米,天天都能見到沙丁風暴;又例如在Tubbataha(圖巴塔哈)的潛水船上導潛,可以連續三個月幾乎每週都見到野生鯨鯊。

作為潛水教練的幸運,是不需要把「看到什麼」的希望寄託在短暫的特定幾天之內,孤注一擲。時間站在我們這邊,我們有充分的籌碼能駐足等待。可是世事無常,大海更是沒有恆常不變的規律,就算是用時間換機率的我們,也有連環貢龜的時候。

佛系法國水底攝影師 Anthony

鯨鯊對見多識廣的潛水人來說,其實好像算不上特別難得。可是那一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幾乎什麼「大物」都沒看到。不意外地見了幾次傑克風暴、海狼群,以及各種礁鯊(Reef Shark),還算幸運地在清潔站碰見鬼蝠魟(Manta Ray),但始終沒遇見燕魟(Eagle Ray)、黑斑條尾魟(Marbled Ray),也沒有虎鯊(Tiger Shark)、鎚頭鯊(Hammerhead Shark);如果還沒能跟鯨鯊共游個一、兩次,簡直像熬夜苦讀還考零分,讓人自我懷疑到底為了什麼而做了這一切呢?

為期七天、六夜、十九潛的一趟船宿行程,來到了最後一個潛水日的最後一潛,眼看船上四個潛水小組就要集體整趟貢龜了,我們卻山窮水盡無計可施。甚至裝瘋賣傻地拿起用來向Tubbataha巡邏站回報位置的無線電,呼叫鯨鯊。這種不是辦法的辦法,當然,根本沒用。

Tubbataha
© Anthony Leydet – www.zesea.com

抱著投降的心情,不敢再在簡報中說「有機會看見鯨鯊」,我帶著我的潛組坐上小氣艇,從母船出發前往這一趟的最後一個潛點。小氣船駕駛把我們越載越遠,我呆望著前方的環礁懷疑人生;因為不知道還能如何判斷和決定,所以一路上都沒有回頭向駕駛指示具體要下水的位置。

一直到幾乎就要超過簡報潛點範圍的地方,小氣船駕駛試探性地對我點了個頭,傳達:「就這裡吧?再走就超過潛點了」,我也點點頭,心想:「隨意吧,只要還在潛點範圍內都行」。

誰也沒想到,下水的第五分鐘,一隻鯨鯊猝不及防地撲面而來。真是人算不如鯨鯊算,這甚至不是平常常見到鯨鯊的潛點。

Tubbataha
© Anthony Leydet – www.zesea.com

這一趟是包船的純法國團,團裡不乏業餘水底攝影好手,事後還彙整每個人在這一趟中拍到的得意作品,辦了個內部攝影評選。Anthony是潛遍世界經驗豐富的專業攝影師,要導潛這樣的人物,難免有點壓力。但是在實際下水之後,卻發現他不僅令人放心,對海洋那種全心全意的愛,更讓我自嘆不如。

對於「看見什麼」和攝影,他一點都不強求,不會為了拍什麼而落隊,也不會見獵心喜而爆衝脫隊;海底生物在他眼中似乎「眾生平等」,每種生物都有它值得欣賞的美,沒有誰比誰更厲害,也沒有什麼對他來說是無趣或看膩了的。

圖巴塔哈
© Anthony Leydet – www.zesea.com

看到長得又大又完整的桌形珊瑚(Table Coral),他會停下來,滿心讚嘆觀賞一番;見到海龜,他會以不打擾的溫柔慢慢靠近,為海龜拍幾張獨照,然後放下大螃蟹般的相機,換上老父般的慈祥神情,癡癡地看海龜啃食珊瑚。

Tubbataha是青少年海龜喜歡生活的地方,就像總有浪人鰺尾隨著鯨鯊,這裡的海龜屁股後面也經常跟了一個小弟——燕魚;亦步亦趨,寸步不離。

Tubbataha
© Anthony Leydet – www.zesea.com

在母船上休息時,Anthony和我聊起了對海龜游泳姿態的欣賞和崇拜。這實在是有點奇怪的話題,但是海龜游泳那種無懈可擊的輕鬆自在感,搭配微微抬頭的沈醉臉,實在讓人嚮往得忍不住想:「當海龜好像很棒」。

於是後來我們就一起開啟了「海龜腦粉模式」,下水每看見一隻我們就模仿一次海龜游泳,然後相視大笑,把原本一拍吸氣、一拍吐氣的規律泡泡,噗、噗、噗——吐成了一串短促的八分音符。

像他這麼達觀、這麼隨遇而安的潛水人,實在不太常見。他不會以「解鎖成就」的方式看待「去過哪些潛點」、「看過什麼生物」,而是真心享受每一次下潛,以及與海底生物的每一次相遇。畢竟我們都不是第一次見到海龜了啊,很可能甚至不是第一百次了,但牠依然是那麼獨特的存在。

「最後終於遇見鯨鯊了」這件事,對他而言,似乎也只是讓原本就已經夠美好的一潛更加圓滿而已。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HAPPY WORLD ENVIRONMENT DAY ! This coral lives peacefully in the waters of the Tubbataha Reefs Natural Park, and seems to enjoy… . The atolls of Tubbataha, classified as a 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and protected for more than 30 years, are home to half of the world's known coral species ! . Photo by @anthonyleydet_uw_photography with Olympus OM-D Em5 mark II in @isotta_underwater_housings . @equation_dive_travel @plongimage @discoveryfleet @ioc_unesco @tubbatahareefs @ezdive #tubbataha #tubbatahareef #philippines #coralreef #unescoworldheritage #unesco #atoll #sulusea #biodiversity #coraltriangle #discoveryadventure #scubadiving #scuba #diving #worldenvironmentday #heart #underwaterphotographer #underwater #uwphoto #uwphotography #underwaterphotography #coralreef #marinelife #sealife #isotta_housings #naturephotography #natgeoyourshot #love

A post shared by ANTHONY LEYDET UW Photography (@anthonyleydet_uw_photography) on

 

是時候準備結束整趟旅程的潛水時,我以手勢示意我的潛組「上到礁盤頂部,進行安全停留」,Anthony調皮地對我用力搖搖頭,像在說「不要,我要繼續玩」。我忍不住噗哧一笑,水灌進了面鏡。

關於Anthony

Instagram:@anthonyleydet_uw_photography

網站:www.zesea.com

Anthony的Tubbataha 文章(法文)與照片

Anthony為這一趟Tubbataha之旅攝影、剪輯的影片:

偶爾也有紮紮實實大貢龜的時候

話說回來,真的會有一整趟都沒遇見大物的時候。千里迢迢來到以大物為主要賣點的Tubbataha,潛客不免失望。

比普通無常更加無常的那少數幾趟,總是更令人印象深刻。每次出水時捶胸頓足,客人問起時錐心刺骨,再次下水時徬徨失措,結束之後百般愧疚。明明知道大海是個「藍無常」,遇見什麼都由不得誰,安慰他人寬心,自己卻還是免不了鑽牛角尖胡思亂想。

會不會我做錯了什麼,還是忘了做什麼?下錯點,還是有什麼從峭壁深處經過時,我卻一心向藍海張望而錯過了?如果早五分鐘或再往北邊一百公尺下水,會不會不一樣?

我們觀察水況,試圖判斷下水的最佳時間與位置,可是,有時候不管怎麼樣都趕不上機遇。理解的人,帶著遺憾寬容我們,寬容緣份,也寬容大海;不滿的,有人當場發飆,也有人事後寫下負評,如果是這樣,我們也只能理解他們的憤怒,為他們的無緣遺憾,並寬容以待了。


延伸閱讀:

北海道知床半島冰潛|為了追尋流冰下的光影而潛

格陵蘭鯨追尋之旅(上)|北極的極地領主

斯里蘭卡追鯨日記

加入好友 加入女子的海[email protected] 掌握自潛大小事
歡迎讀者投書分享海洋、潛水、女性等主題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