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知床半島冰潛|為了追尋流冰下的光影而潛

0
503

早晨,在佈滿霧氣的玻璃上伸手,抹出一道風景。湊眼看,外頭的景色又灰又濛,遠方的流冰已經看不清楚。果然如日本人說的,今天天氣會轉差。原本今天的冰潛打算取消,大部分的人都因為天氣決定休息,但我們這些台灣人厚臉皮地說,如果可以,我們還是想要進行冰潛。於是主事的人與水肺戒護,也只好捨命陪君子。因為沒有他們,我們也無法進行冰潛。

不過這時看著外頭的天氣,我有些後悔了,外頭看起來冷到不行。想到要在這種天氣跳入低於零度的水裡,我突然覺得留在有暖氣的房間裡,才是明智的選擇。但是手機沒有傳來取消的訊息,總不能放他們鳥,只能不情願的穿上防寒衣,帶上裝備,走入讓人絕望的冰天雪地中。

走出旅館,踏上結冰的海面。每年1月底至3月初,來自北方的流冰會往南漂到北海道知床半島,流冰靠岸後:擠壓、下雪、再結凍,就成了這片淒美的冰原。

知床半島流冰

10多分鐘後,走到冰潛地點。兩天前,我們在這裡挖出幾個冰潛的洞。先到的人,這時拿著工具在地上敲敲打打。洞口已經結冰,要先把冰敲開才能進行潛水。大概是因為氣溫降低,今天洞口的冰特別厚,才一晚的時間,就已經結出6、7公分厚的新鮮冰層。

風一吹來,每個人都哆嗦著哀嚎。我在一旁冷眼看著,只希望大家動作慢一點,我們可以晚一點,或者都不要開始冰潛也沒關係。一旁已經升起了小爐火,不少人湊過去取暖,雖然我四肢早已凍到失去知覺,但還是不打算過去一起取暖。那團小爐火只是安慰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吧,我任性的這麼想。

大家動作再怎麼慢,一切終究是準備就緒。穿著乾衣,包得跟蒙面俠一樣的水肺戒護員已經下水。總不能讓他們在冰冷的海底空等,只好以邁向行刑台般的心情,走到三角形的冰潛入口旁,準備下水。

乾式防寒衣

穿著5mm手套與兩層潛水襪,不僅手殘腳也殘。穿上蛙鞋成了一大挑戰。好不容易費勁穿好,心跳也已經噗通噗通快速跳著。沒什麼時間讓你靜靜地恢復心跳,後面還有人等著。咬著牙,跳入水裡。與水肺潛水員相比,只有穿著3mm濕式防寒衣跳入-2度海水的自由潛水員,應該跟瘋子沒兩樣。但防寒衣的水密很好,一時間恐怖水溫還不會威脅到我,不過泡太久還是會冷到發抖。沒做什麼呼吸準備,大吸一口氣就下潛。很多自由潛水的常規,在這種極端環境條件下都不適用。

北海道冰潛

下潛後,是一片黑暗。表層與底下海水密度不同,加上冰層阻擋大部分光線,眼前什麼都看不清楚。剛下潛很容易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但只要先找到導引繩,順著繩子走就不用擔心。

由於光線不足,所以海底一切都看不清。但轉過身朝上看,你會感動。

不同厚度、形狀的流冰,在透光後產生如幻似夢的景色,美得無法言喻。像似在雲層下游泳,也像在銀河裡飛翔。這幕光影,就是我來冰潛的理由。所以我上岸後,又潛了一次、又一次、再一次。

知床冰潛

Ice diving

知床半島冰潛

Yui Takagi freedivier

Hanako Hirose

Lazyfish

冰潛


延伸閱讀:

知床流冰冰潛|完成冰潛的夢想清單

冬日潛水企畫:獻給不知死活去冰潛的你們

能與殺人鯨共游,此生也無憾

不想錯過新文章?那就加入女子的海Line吧!加入好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