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有島有澳有七七-葉生弘專訪上篇

0
2020

在忙碌的潛水旺季,葉生弘過境台北接受馬拉松式採訪,這一夜我們愜意地坐在公園聊了起來,弘哥依然有接不停的電話,指揮著潛店《島澳七七》經營的下一步,思索著如何讓潛水員在南四島玩得盡興又安全。

葉生弘
這片海滋養他成長,也成就了將軍第一間潛店(照片:葉生弘提供)

回家鄉打魚,直到三年前成立休閒潛店《島澳七七》,弘哥才看到將軍嶼和南方四島不同的樣貌,「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可以認識這美麗的小島」網站淺淺的句子訴說著他轉型的理想。轉型並非一路順遂,我好奇地問『當初有沒有一點害怕,怕休閒潛水做不起來?』,弘哥直言「當然害怕阿,怎麼不會?」

回將軍這十四年裡,他已經破產三次。一次造船貸款一千萬、一次老宅發生火災、還有一次不為外人知的選舉「但危機就是轉機,我都正向面對。」一步一步面對轉型中的挑戰,弘哥也不敢斷言《島澳七七》會走多久。「我想,不管走多久,它都會變成是一個範本,一直在挑戰不可能。」他眼中的堅毅和對《島澳七七》的驕傲不言而喻。不只挑戰台灣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開發新的潛點、小費制度,還建立潛水規範、嚴格執行分組

這幾年,他不但致力於造船、南四島國家公園潛點大圖,同時累積潛點地形圖、水流潮汐的資料。現在,弘哥更有信心要做休閒潛水,慢慢將失敗的經驗,累積成一間能為大家遮風擋雨的潛店。

弘哥探訪了許多世界潛點,希望把最好的潛水經驗帶給將軍嶼的潛水員《島澳七七》擁有傳說中,潛水員用過最好用的裝備架,十二組BCD、防寒衣都有精心設計的位置。而近年來潛水遊客漸多,16人座的舊船不敷使用,去年5月弘哥又建了一艘24人座的新船。現在兩艘船可以坐40個潛水員、載上百支氣瓶。

除此之外,為了提供安全的潛水環境,發想自一輩子的潛水經驗、《島澳七七》有個領先台灣的「分組制度」。下水前,每組潛水員都在右腳踝綁上「色帶」,分成橘色、粉紅色、綠色跟黃色,而因為綠色跟黃色在二十米之下較難分辨,所以綠色會標上三角形。如果有四組人在同一個潛點,在水下只要跟著和你同色的潛導,就不會跟錯組。弘哥解釋說,在墾丁、綠島、小琉球常發生跟錯潛導,甚至上錯船!

因為我們在拚一個不可能

說到《島澳七七》的夥伴們,弘哥嘴角是藏不住的驕傲把導潛們當夥伴,夥伴的安全絕對是第一優先。當面對南四島強勁的海流,他毫不猶豫地堅持「如果流大,導潛會怕危險啊!我當船長,絕不能強迫導潛要下水。」

在將軍要磨兩年才能成為資深教練,以相對優渥的福利希望留下資深教練「因為潛導的技術靠傳承,如果夏天高薪、冬天停薪,隔年夏天也不一定會回來將軍。新手教練底薪約3萬,資深教練旺季含小費、抽成至少6、7萬,淡季潛店休息就領底薪(註)。

註解
OW-open water,水肺開放水域潛水員-的證照課,一個資深教練可以對四個學生、新手教練只能帶一個。如果帶團fun dive,一個老教練可以帶八個潛水員(台灣規定上限8人);新教練只能帶兩個。

嘆了口氣,弘哥低頭說「這幾年,說實話壓力很大」。他坦言,休閒潛水要面對的事多,包含潛在的危險性、不如想像的利潤以及驚人的成本。高額成本來自造船貸款、裝備汰換,以及一年固定近七八百萬的開銷。為了防止人力流失,淡季三個月支出就高達一百萬,薪水、水電、店租、內部開銷、油錢都算進去,旺季四到九月各支出一百萬。一年營收一定要破千,不然撐不下去。

弘哥心頭的壓力來自管理經營,要掌握人跟人之間的分寸,可一點都不簡單如果沒有教練、員工、小幫手,潛店也存活不下去,他真心感謝這個團隊,這些願意跟他一起傻、一起拚的夥伴,在他眼裡其實比自己還重要。接下來最重大的目標,正是一個向心力很強的團隊,「對我來說,人生目前沒有缺什麼了,只希望《島澳七七》可以穩定地支持來到將軍的員工薪水、留下人才」。

歡迎來將軍,挑戰島澳七七

只要潛導覺得不錯的潛點,弘哥就開船去開發。沒有任何營收、花費好幾十支氣瓶,其實是很大的負擔,但弘哥爽朗地笑說「潛點的經緯度都公開標在南方四島潛點大圖上阿,都沒有家己暗崁(台:自己隱藏)喔!」南四島潛點多、而且不斷在新增。即使是已經有一千支氣瓶經驗的教練,要成為專業潛導、完整掌握當地的潛水環境,最少要兩年才能摸透南四島的潛點。

葉生弘
開發的潛點都分享到潛點大圖上(照片:葉生弘提供)
葉生弘
弘哥跟導潛開船自己開發潛點(照片:葉生弘提供)

將軍的觀光資源豐富,足以支撐其他潛店加入變一個生態系,弘哥樂觀其成。這些年來,他謹守政府法規,建立潛水規範、嚴格執行分組提高安全性。他堅持「不坐我的船也沒關係,但是你要好好的守法去做,可以把島澳七七當成標準」弘哥口氣嚴厲,因為如果出意外,潛店的責任很重。

去年有個到《島澳七七》的潛水員在水中把面鏡跟二級頭都拔掉後溺水,弘哥解釋「只有兩個可能,一身體發生狀況;二發生恐慌。」當時氣瓶內還有50bar,按充氣閥就能衝出水面,但他沒有按,因此刑事責任並沒有歸咎到《島澳七七》。在深海只要嗆兩口水,肺部積水、無法換氣就沒救了,如果遇到刻意潛水自殺的人,導潛很無辜。

下水前,《島澳七七》要求一定要備有五項-健康聲明書、免責聲明、驗C卡、看保險、進入國家公園的核備單。核備單上也會清楚註明姓名、身分證字號、電話、潛水地區等。健康聲明書都要填yes或no,很清楚的每項都寫no才能潛水;如果其中一個寫yes,就要看醫生證明。潛店並不曉得你的病歷,潛水員若謊報、寫no下水,就必須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去承擔那個風險。

自由潛水è打魚囝仔

「小時候每天都往海邊跑,退潮時,我們小朋友會挖九孔、撿海螺回家、長大就打魚,將軍嶼的潮間帶都是零用錢」因為常抓而學會認魚,帶潛水時就能跟潛水員介紹各種魚的種類、習性。打魚是知己知彼就百戰百勝,必須了解每隻魚居住習性和食性的不同。也因為目的是尋找動物,地點多在岸邊深度十米之內,而不會像自潛員在大海中間自潛。

到南方四島自由潛水推薦哪些潛點呢?

弘哥說,將軍嶼的北邊大概有十五米深,但對自潛來說沒有太大的樂趣。自潛要注意不能有下降流、離岸流等強流,深度最少要有二十米才有趣。但在南四島要找到這樣的潛點很難,可以潛的時間只有很短的平滯期,比如說在東西吉廊道只有三十分鐘。船必須要在旁邊戒護,一起流就必須馬上上船離開,因此南四島還是比較適合氣瓶潛水。

和海洋結緣的兩個女兒

《島澳七七》的七七指的是生日,同時是弘哥與他兩個可愛的小女兒的生日。閒暇時光,弘哥會帶著兩個女兒潛水。老大才12歲,已經有潛水執照了。小的10歲,今年七月七號滿10歲也準備要考(證照最小年齡)。喜歡潛水和游泳的她們,放假時也常跟著弘哥出船,到處跳船跟跳港,而且都不會暈船、水性很好,分明是遺傳到了將軍人的鹽味血液。

希望她們接觸大海,之前大女兒還沒有執照就偷偷帶她去潛水,她咬著弘哥的備二(備用二級頭),抓著爸爸的肩膀,在三、五米的深度第一次體驗潛水。但鐵漢柔情,他說「帶著自己女兒下潛心理壓力真的很大,絕不能讓她離開我的視線。

葉生弘
在弘哥身後自在的大女兒(照片:葉生弘提供)

弘哥海派、冒險犯難的個性,雖然曾讓他差點被大海奪去性命,卻依然為了大海和潛店奮鬥著。他肩負著使命感,希望《島澳七七》成為將軍休閒潛水的典範,蹣跚的這四年也打響了「將軍」在潛水界的名聲,說弘哥很勇敢堅持下來了,他只是笑笑地回「是真的還蠻傻的啦!」,言談中好似看到一個海風吹著的背影,裡面有一個閃耀的願望,而我也相信,總會有那一天,《島澳七七》會實現當初的誓言。

保護有人有魚有生命力的將軍嶼-葉生弘專訪下篇


延伸閱讀:

幼兒玩水對於感覺統合的好處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鯊魚與人類的情與仇

加入好友 加入女子的海[email protected] 掌握自潛大小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