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Trubridge專訪|我每天都把自己當作自潛新手

0
1446

前一陣子,有位紐西蘭的潛水家以潛泳的方式,在九小時內橫渡紐西蘭的南、北島,消息一下子攻佔了許多新聞版面。其實潛水界的人對他一點也不陌生,他是大名鼎鼎的William Trubridge,是恆重無蹼下潛自由潛水世界記錄保持人,也是世界自由潛水頂尖大賽Vertical Blue的創辦人。藉由女子的海跨海連線, William Trubridge與讀者們分享他對自由潛水的熱情和哲學。

你還記得你第一次潛水時的感受嗎?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

我人生中第一次潛水是在我兩歲的時候,那時我住在船上,我們從歐洲穿過大西洋、太平洋,前往紐西蘭,到達紐西蘭時我五歲了,所以就在那趟為時差不多三、四年的旅程中,我跳進海裡潛水,這是我潛水的起點。我第一次聽說自由潛水這項運動是在22歲時,從此我每天都潛水,待在水裡,從10米、15米,挑戰愈潛愈深,結果我就愛上了這項運動。

你從何時開始意識到自己有潛水的天份?

我沒有馬上意識到我有潛水的天份,事實上,我也不認為自己和其他人比起來特別有天份。我覺得能夠幫助我達到今天在潛水職業上的成就,應該是來自於我對這項運動的熱情和所付出的努力。

你如何找到在水中最好的放鬆姿勢?

你必須要聆聽海水,海水總是在與你溝通,透過皮膚、透過感官。它會給你對於姿勢、流線以及力學上的反饋,告訴你是否正在有效率地游泳。所以如果你去感受你身邊的海水和海流,你會從中得到一些資訊,告訴你自己游的如何。當我在練習時,我總是會試著想像自己是一隻海洋生物,去感受海水,讓自己有效率地移動。

william trubridge
Igor Liberti [CC BY-SA 4.0 ]

當你在海下102米時,感受如何?

在海下102米時,你會感受到壓力。如果你不做好平壓的話,你會感受肺部和耳朵的壓力。除此之外,在感官方面,在102米處會比較冷、比較暗、也比較安靜,但它卻是跟海平面一樣的水。所以如果你能完全放鬆,適應深度,你的身體會有彈性地調整到適合那個深度的狀態,那麼你沒有理由會感受到不舒服,反而會感到非常平靜和美好。

你會擔心有人打破你的深度記錄嗎?

不會,哈哈,記錄就是要讓人去打破的。我不會因為擔心記錄被打破而失眠,相反的,如果有人打破我的記錄,那對我而言是一種很好的挑戰,能成為讓我去練習,挑戰更深深度的動力。我的恆重無蹼下潛 (CNF) 記錄好像已經超過十年沒有被人打破,但攀繩下潛 (FIM) 記錄去年被Alexey Molchanov打破,他潛到125米,代表我下次必須要至少下潛到126米,才能把世界記錄拿回來。

為何你會對無蹼潛水特別著迷?

這是一種人類最純淨的潛能。想像一下人類的速度,想像一下還沒發明腳踏車和汽車之前,無蹼潛水是一種在水平面下最純淨的挑戰。那是一種美好的感覺,你會感到你與水的親密接觸,你的全身都在參與這個過程,像是在跳舞,有力量,卻也放鬆,這是一種力量和疲累與放鬆和臣服之間的和諧。

為何會有潛泳庫克海峽的想法?

我夢想潛泳庫克海峽有一段時間了。我第一次潛泳大海是住在義大利的Sardinia島時,當時我往北前往法屬的Corsica,兩座小島大約間距12公里寬,我在海下游泳,只有在換氣時浮出水面,水溫比庫克溫暖,而且距離也只有庫克的一半。後來泳渡庫克海峽,非常困難,風很大,海流很強,最後海水也變得非常冷,我很累,一直抽筋,很幸運能夠順利完成,希望藉由此舉提高人類對於因為被濫補而瀕臨絕種的赫氏(Hector)矮海豚與毛伊(Maui)海豚的保育意識。

是否能談談你對於海洋動物的關懷?

我們的海洋目前正處在非常糟的狀態,相信大家也知道,過度補魚、獵鯊魚鰭、海洋污染、全球暖化,太多議題,我對於這些議題都盡可能貢獻己力支持。但因為議題很多,而我個人力量小,所以我盡量專注在一、兩個議題。我專注在提昇大眾對於紐西蘭赫氏(Hector)矮海豚與毛伊(Maui)海豚的保育意識,以及塑膠污染問題,近來這些議題似乎已經開始逐漸被大眾注意到,這是好現象,希望能夠進一步產生更多效應,進而帶來解決方案。

你會有興趣從台東潛泳到蘭嶼,跨越黑潮嗎?

黑潮和蘭嶼,我想之前沒聽說過它們。我幾年前去台灣時有經過台東,那是在東岸對吧。我想我必須要去親自看一下海的狀況,但更重要的是,必須要有一個原因讓我來做這件事情,為了支持某個重要的議題,我會有興趣,請讓我知道細節,我來看看是否可以提供一些支持。

從你第一次潛水到現在有多久了?是否有一些心態上的轉變?

從我開始比較專業的潛水,16年了。因為我在船上長大,所以經常接觸海,但小時候我並不知道什麼潛水的專業技巧,就只是每次都想盡辦法再潛深一點。直到22歲正式接觸自由潛水,我開始更常潛水,每次都像是用自己的方式進行一場一場的實驗。我也曾經有一段時間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的進步,以及經常發生昏迷。但也隨著時間推進,我潛水的方式漸漸地在改變,很難去形容中間的過程,但就是以很自然的方式,去探索這項運動。我直到現在才開始覺得自己開始真正了解這項運動,關於自由潛水,真的有太多需要學習的。我覺得特別重要的是,要保持這種學習的心態,不然一但你有些進步,你就停在那了。我每次潛水都把自己想像成是剛接觸這項運動的新手,這是我從第一天接觸自由潛水,就未曾改變過的心態。當然,我覺得我現在對於潛水感到更自在了,尤其是深度的部份,我覺得我變得更擅於理解身體傳達給自己的訊號,可以幫助我做出正確的決定,防止昏迷的發生。

請你與我們分享籌辦Vertical Blue (VB) 的心得?

為何今年會停辦呢? Vertical Blue 是世界上最大也最歷史悠久的專業潛水比賽,它有許多人創下的世界記錄。去年是Vertical Blue 的十週年慶,所以我們特地於今年停辦一年,因為我們希望能停下來,仔細思考它的未來,做些改善,然後明年2020 以更好的姿態回來。

當你沒在潛水時,你都在做些什麼?

我的每一天都還滿緊湊的。大部份的時間被訓練佔滿,除此之外我會準備我的三餐,以獲得比較均衡的營養,我會下海抓海鮮、下廚、清潔、休息、睡午覺、整理院子、看電影、下棋,我的生活大概就是這樣的樣貌。

你的下一個目標?

我的下一個目標,其實這件事我還常滿提到的,就是要把自己的目標設定在心裡,不在公開場合說太多,因為這樣能夠幫自己把動力和精力集中在達成目標。若你向大眾宣告,獲得很多大家的正面鼓勵,你的大腦聽了這些,就獲得了很多多巴胺;但若你不向外宣告,則唯一能體驗多巴胺的方式,就是成功達到目標。我喜歡把大門關上,讓火力集中旺盛地燃燒,可以得到更多的火力。


延伸閱讀:

與自由潛水大師面對面:Alexey Molchanov專訪

【專訪】Sayuri Kinoshita─自由潛水世界記錄保持人

【專訪】陸文婕──喜歡與痛苦對話的全能型自潛員

加入好友 加入女子的海[email protected] 掌握自潛大小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上一篇文章邱友辰(Nathan)
下一篇文章拾起印度洋上的珍珠─馬爾地夫
誤打誤撞唸了中文系,不小心又考上語言所。 不知不覺成為編輯,又莫名當起自由文字工作者。 還在努力練習法蘭茲,卻搬到鯊魚環繞的南加州。 當夢境已經變成別種語言時,還是繼續用中文寫作。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