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陸文婕──喜歡與痛苦對話的全能型自潛員

0
2486

文、攝影/文彥      照片提供/玄圃國際自由潛水

陸文婕,囊括中國六項自由潛水女子國家記錄,其中STA、DYN、DNF三項記錄更是不讓鬚眉的成為中國第一。對於這位全能型的自由潛水選手,我對她的第一印象是泛太平洋自由潛水室內賽(2018 Pan Pacific Pool Freediving championship)的開幕那天,當主持人介紹到中國參賽選手時,她一人單槍匹馬,帶著一面五星大國旗跳上舞台。與其他三五成群的國家隊伍相比,她不顯得淒涼,倒是覺得帥氣。

陸文婕

對於這位知名選手,在第一天STA(靜態閉氣)比賽中出場自是引起我的注意。曾創下8分01秒閉氣記錄的她,這次會創造出什麼成績?在比賽開始後,陸文婕與其他三位選手,就像一座座冰山,平靜地飄浮於水面上。但幾分鐘過去後,冰山周圍開始出現一道道漣漪,閉氣時呼吸渴望開始引發橫膈膜抽動了。時間繼續推進,其他選手已經承受不住先後起身,只剩陸文婕仍然趴在水面,但她身體也抽動得非常劇烈,想必正承受著極大的呼吸渴望痛苦,不過她還沒有起身的打算。

終於,6分40秒時陸文婕站起來了,但一離開水面,就發生LMC狀況,裁判立刻指示兩旁的安全戒護人員上前扶住,以免她跌回水裡。但陸文婕仍然試圖摘下泳鏡,努力地說出:「I’m OK.」這些自由潛水比賽出水後的標準流程動作。其實在戒護出手相扶的那一刻,就註定紅牌的結果,但是陸文婕堅持完成比賽流程的態度,讓我對她只有更加嘆服。

陸文婕各項最佳成績(結算至2018.03.31)

項目 成績 排名
STA(靜態閉氣) 8分01秒 亞洲女子記錄
DYN(有蹼動態平潛) 200米 亞洲女子記錄
DNF(無蹼動態平潛) 150米 中國國家記錄
CWT(有蹼恆重下潛) 85米 中國女子國家記錄
CNF(無蹼恆重下潛) 60米 中國女子國家記錄
FIM(恆重攀繩下潛) 86米 亞洲女子記錄

 

比賽我不看重結果,而是溝通的過程

在STA當天比賽結束後與陸文婕作了訪問,對於稍早拿了張紅牌,陸文婕笑著說紅牌她常拿,她喜歡去摸索自己的狀態,所以一般來說STA(靜態閉氣)都會撐到最後面。所以要嘛是狀態很理想地拿到白牌,不然就是LMC領了紅牌。

陸文婕說STA是一個很好的頭腦訓練過程,訓練自我控制。閉氣的時候,都在想什麼?她嘗試過很多不同的方式,包含數數或是冥想同一件事,但覺得最適合她的方式是讓思緒自由暢遊,就像坐火車看風景一樣,景色飄來又飄走不停留。有時她會在腦子裡寫詩,有時則想像卡通裡的動物去周遊世界,盡是美好的場景。在STA過程中迸出的想像力,是平常時不會有的。

比賽時肯定會有難受的階段,但是既然選擇參加比賽,她就會想要努力地把最好的一面發揮出來。通常她不是那麼看重比賽結果,當然是否拿到白牌、分數確實是重要的,但陸文婕更重視的是自己有沒有克服心理障礙,以正面積極的態度面對不舒服的閉氣歷程。如果沒有,那麼比賽對她而言就是失敗的。

比賽的對手就是自己,比賽就是與自己的溝通對話!如果在閉氣過程中,她很滿意自己的表現,成績也不錯,她就會提前出水;但假設她覺得與自己的對話還沒達到一個滿意的狀態,即使已經很不舒服,那麼就會繼續。所以有時紅牌,有時黃牌,有時白牌。但無論最後的經歷有多麼不舒服,都要讓自己的情緒保持很好的狀態,這才是她每次比賽的目標。

Jessea freedivier
對於陸文婕而言,比賽的對手就是自己,比賽就是與自己的溝通對話。

玄圃積玉,雕琢美玉

PFI是陸文婕的啟蒙,也是她現在所教授的系統。PFI全名Performance Freediving International,是美國第一個專門教學自由潛水的系統。這個系統強調競技與個人能力突破,因此老師對學員是非常關愛與無微不至照顧。陸文婕很喜歡PFI的文化,也在那裡認識心靈至交,因此她便把PFI帶回中國開設了「玄圃國際自由潛水」。玄圃典故來自成語「玄圃積玉」,承襲PFI的精神,陸文婕覺得來到玄圃的學員每一位都是美玉,因此她要一塊塊把學員雕琢得更好。

北京大學畢業,美國藥理學雙博士學位,如今卻轉換跑道成為一位職業自由潛水員。回首自己從2014年開始認真學習自由潛水到現在,有沒有遇過低潮?她略側頭想了想,答案是沒遇過什麼大困難與低潮。當然剛開始學習時,耳壓平衡也是她的關卡之一,由於跳過Hip hop,知道身體整體的協調性是可以訓練,透過訓練就能把連動的肌肉變成獨立運作。因此她就將平壓動作一塊一塊分解,花了一個多星期把法蘭佐平壓給練起來,也因此體認到自由潛水是非常需要技巧的一項運動。

創下中國六項自由潛水國家記錄,但陸文婕也不是同時間都能精通所有項目。在過去,無蹼的項目是她比較弱的,因此這兩年她加強自己游泳能力,增加水感,也作了許多力量訓練,現在DNF,CNF,FIM這些原本不擅長的項目她也覺得可以發揮得很好。不過也因為肌肉量增加,所以在STA部分就顯現劣勢,因此她建議想精進自己的自由潛水員,先想好自己要加強哪個項目,再來作相對應訓練。

陸文婕
照片提供/玄圃國際自由潛水

與布式鯨的親密接觸

談起那次南極冰潛的經驗,陸文婕第一個感想是「很冷」,負二度的海水讓暴露在外的皮膚就像針扎一樣,「但痛一會就麻了,麻了就有好一點。」除此之外,9mm的防寒衣也讓她感到很笨重,所有動作要重新適應。雖然冰潛是個極為特別的經驗,但是她最難忘的還是看到鯨魚那一次。她當時去斯里蘭卡追鯨,本來設想若能看到一隻鯨魚就足夠,結果卻是在那一星期中看到多達四種鯨魚。一般來說,鯨魚都很害羞,在斯里蘭卡追鯨就跟馬拉松一樣:船長發現鯨魚蹤跡後,趕緊開到鯨魚附近,自由潛水員跳下水就得拼命游,但往往只看到鯨魚身影還沒能接近,鯨魚換完氣就下潛游走了,於是就得上船再來一次。

但是一隻好奇的鯨魚,卻給了陸文婕一個大驚喜。「我潛下去,一轉身還沒往前游,一抬頭牠就在我面前。牠好奇過來看我是什麼,距離近到我只看到牠一張臉,但一對眼我們兩個都嚇到了。」那隻布式鯨距離陸文婕只有兩三米,這次近距離接觸給了她一個最棒的潛水回憶。

陸文婕與藍鯨
照片提供/玄圃國際自由潛水

除了冰潛與鯨魚,這兩年陸文婕也去了不少夢幻潛點:加拉哥巴斯(Galapagos)的槌頭鯊風暴、帛琉(Palau)藍角的鯊魚群,如果說還有什麼夢想,她說就是還很想親眼瞧瞧沙丁魚球被旗魚、海豚、海鳥等圍獵的自然生態畫面吧。

自由潛水開啟旅行人生

陸文婕總是一個人到世界各地參加比賽,很少遇到其他中國選手。「我也希望他們來啊,但我不會因為沒其他人來就不來。」她說父母的教育就是給她全然自主決定權力,不管是學業或工作,一向都相信也支持她。因此陸文婕不是愛孤獨,只是一個人也會作她想作的事。

成為自由潛水選手後,需要比以前更加注意身體狀況,除了會花時間運動訓練,也幾乎不熬夜。因為身體狀況不好,那麼訓練也不會有什麼好成果。除此外,自由潛水帶給她最大的改變就是旅行成為生活常態。「今年我還沒有在家裡住過,一直在路上,一個城市待三五天的一個換一個。」可以去很多地方、認識很多人,陸文婕很開心現在的生活,但同時也是她的新挑戰:如何在不停移動、調整時差的情況下,還能保持好的訓練。

這次日本的泛太平洋自由潛水室內賽是陸文婕今年第一個比賽,她把這比賽當作賽季開始的熱身賽。接下來她會減少行程,花更多時間在訓練上,七月底在巴哈馬的Vretical Blue是她今年的重點賽事,我們也期待她會有更多突破的表現。或者也可關注「玄圃國際自由潛水」微信公眾號(jes_sea),來知道陸文婕的最新消息!

Jessea Lu freediving
照片提供/玄圃國際自由潛水

延伸閱讀──

蘇拉──SSI首位華人女性自由潛水教練訓練官專訪

【專訪】Sayuri Kinoshita─自由潛水世界記錄保持人

選手會客室|宏洋X阿倫X一明|

不想錯過新文章?那就加入女子的海Line吧!加入好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