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大海的故事

0
1523

文/馮凌惠     照片提供/馮凌惠

「要帶上面鏡前,先把你的瀏海撥開,把面鏡罩住眼睛和鼻子,然後帶子向後拉到後腦勺,就完成啦!面鏡的鬆緊可以透過旁邊的卡榫調整!下水前記得先吐口水除霧!啊!如果浮潛到一半突然想尿尿,別擔心整片大海都是你的舞台!」

馮凌惠

我是一名海島導遊,這是我6年多來帶團下海前必說的面鏡教學。而每當說到海裡尿尿技巧時,絕對是換來一陣哄堂大笑,然後彼此間的陌生也在充滿歡笑的瞬間化為烏有。不同於一般的導遊,我們的工作不只在車上拿麥克風,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帶客人從事水上活動。

「導遊我不會游泳怎麼辦?」「導遊這海星能不能吃?」「導遊這是什麼魚?」「導遊這有毒嗎?」「導遊你幾歲?」「導遊你是哪一國人?」「導遊為什麼你來當導遊?」客人的問題總是千奇百怪,我也總是不厭其煩的回答著。每次我都會不好意思的說,其實我一開始只是因為喜歡玩水,不小心踏入了導遊這個行業,後來發現自己常常樂在其中,也就從沒想過要離開。

馮凌惠

我與大海的故事,大概要從我大學畢業那年的夏天開始說起。和大部分剛畢業的同學一樣,我對未來沒有任何的想法,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更甭提有任何夢想可言。不甘願就這樣一腳踏入職場生活,也不想跟隨著人群去澳洲打工渡假。最後我選擇了一般人聽到都會皺眉的事「騎單車環島」。我揹上了帳篷睡袋,心裡面想著,既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就從這塊土地上去找找看吧!為期2個多月的環島之旅,最後來到了蘭嶼這個美麗的小島,我找到了一件令我非常著迷的事情。

「喂!你看看你能撿到嗎?」小宋拍了我一下,他是我在蘭嶼剛認識的朋友,才說完就把剛剛我們用來挖九孔的小銼刀丟進深5米的潮池裡面。

「這麼深?我不知道耶!」才剛學會用蛙鞋的我,評估了一下似乎踩不到底。

「誰怕誰?試試看!」接著我用盡全身的蠻力,直直往下游去。

這是我第一次自由潛水,也我第一次開始認識大海。

蘭嶼的海是有魔力的,相信有親身經歷過的人一定明白我在說什麼,它吸引著來來往往的旅人。我們口裡常常說著「回蘭嶼」而不說「去蘭嶼」,毋庸置疑,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心裡面都極度認同著這個可愛的小地方。更神奇的是,這塊土地把旅人們的靈魂牽引在一起了。在已經過了多年後的今天,我還是在其他的土地上繼續認識著蘭嶼的旅人們,而且通常都是在海邊遇上,不經意的聊起關於蘭嶼的往事。

試著把我和大海的關係形容成一段戀愛,如果懵懂的曖昧期是我們在蘭嶼剛認識的時候,那麼瘋狂的熱戀期絕對是在帛琉發生的。

帛琉水母湖
試著把我和大海的關係形容成一段戀愛,如果懵懂的曖昧期是我們在蘭嶼剛認識的時候,那麼瘋狂的熱戀期絕對是在帛琉發生的。

「聽說帛琉的大海很美耶!」我眼裡閃爍著光芒,試著說服身旁每個表情疑惑的親朋好友們。在離開蘭嶼之後,我很快的就答應了一份帛琉導遊的工作,而誰也沒想到這一去就是5年。在這個被譽為「潛水者的天堂」的海域,每天我都與大海為伍,帶著客人出海浮潛,手上拉著浮板,口中介紹著海裡的萬種風情。當自由潛水也成為每天下水必要的條件時(因為常要撿客人掉在海裡的面鏡),我開始越潛越深、越潛越自在,也開始無法自拔地愛上了大海。我真的好想要把這片美麗的大海介紹給更多人認識,看著許多客人和我一樣從不敢下水,到後來捨不得上岸,這份工作帶給我的不只是樂趣,還有滿滿的成就感。在帛琉這5年的時間讓我的人生有了重大的轉變,讓原本只是愛玩水的我,開始對大海有了更深層的了解,也更清楚知道這是自己喜歡的生活。當我的工作內容是帶客人浮潛、深潛,到了休假還是跑去浮潛、深潛的時候,就可以發現自己是多麼的熱愛這件事情。

每一次下水讓我最開心的時刻,就是與這些海洋生物們的互動。在海裡我並不在意深度,也從來不挑戰自己的極限,我很享受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以不打擾的方式參與在他們其中。永遠記得第一次在海裡看到鯨鯊的時候是多麼的震撼;蘇眉魚用圓滾滾的眼睛,轉啊轉的打量著你;黑鰭礁鯊在頂流處那種威風的樣子;鬼蝠魟溫柔又堅定的從頭頂上慢慢游過;儒艮在沙地上傻傻地吃著海草。海洋是他們的家,在海裡我們都只是過客。

當熱戀期過後,認識的越來越深入,就會開始看見了許多大大小小的問題存在。我與大海的磨合期,大概是從我到菲律賓當導遊的時候開始的。從事海島導遊工作的這幾年當中,從帛琉到菲律賓,雖不是專業的研究人員,但因為長期住在當地,多少了解這些國家對海洋文化的認知與相關保護政策。同樣都是島國,有時候不小心一比較下來,發現台灣的海洋文化確實會讓人感到心寒。在帛琉法令規定裡,為了讓石斑魚延續後代,當石斑魚在產卵季節時是禁捕的,也明文規定尺寸過大或過小的龍蝦都必須放生,不能販賣。在菲律賓,政府了解海洋的永續對自身生活的重要性,因此在許多海域都設有保護區,並且與漁業行為明確劃分位置。在發現潛水旅遊的效益遠大於捕撈所產生的獲利時,開始大量減少捕撈及破壞。反觀這個生態豐富的台灣海域,鯨鯊是被保育的嗎?那槌頭鯊呢?也是被法令保護的嗎?相信只有少數的人能回答出這個答案。這絕對不是「因為台灣的海域沒什麼好看的,所以不在台灣潛水」,或者是「國外月亮都比較圓」的崇洋媚外心態,而是在這個四面環海的小島上,大部分人都欠缺對海洋的認識與認同,政府也沒有明確的法令來保護我們的海洋。所以當聽到某些海洋生物又在魚市場被發現的時候,每每都感覺到心疼與惋惜。

Oslob鯨鯊

每次在巴士上與客人討論到這些議題的時候,自己總會感到生氣,接下來就會被滿滿的無奈感淹沒。但是看到客人頻頻點頭時,我知道他們開始了解我在說什麼,也開始認同對海洋的保護。我知道一個人能改變的事情不多,但是當你開始做時,很多人就會跟著動起來。近年自由潛水在台灣廣泛的流行起來,開始接觸海洋的人也越來越多,我覺得這是好事,因為有更多的人可以開始認識海洋,並且尊重海洋文化。常常看著許多潛水的前輩們在台灣的海域拍出許多令人驚豔的照片,不論是廣大的魚群,或者是稀有的微距生物,總是讓我看得目不轉睛。我相信台灣海域的豐富程度絕對不輸給國外,但是我們真的需要好好的正視這個問題,尊重「海洋文化」而非「海鮮文化」。

大海對我而言已經不僅是工作,大海已經成為我的生活,大海也是我的夢想。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愛上大海的原因,不管是自由潛水、水肺潛水,我想基本上只要是喜愛大海的人,就算只是坐在海邊,都能被海洋所療癒吧!所以如果你也像你說的一樣愛大海,那就跟我一起好好的保護它、珍惜它。

馮凌惠
大海對我而言已經不僅是工作,大海已經成為我的生活,大海也是我的夢想。

 

(一)我與大海的故事/馮凌惠

(二)一些關於海與人的事/Si Tahaen

(三)三千六百五十天,在台灣上山下海的所見所聞/葉品言

(四)一甲子的海女歲月/王文彥

不想錯過新文章?那就加入女子的海Line吧!加入好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下一篇文章一些關於海與人的事
掉到海裡,從此不想爬起的女子。 從蘭嶼出發,到帛琉當導遊、再到宿霧,下一站不確定在哪,但必定是有海的地方。 著有《藍色琉璃海》。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