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笠原群島(下):到1000米深的大海尋找抹香鯨

0
1217

上篇|小笠原群島:初訪東方的加拉哥巴斯群島

尋找抹香鯨

小笠原群島潛水,冬天的時候是大翅鯨的季節,而夏天則是抹香鯨(Sperm Whale)出沒的季節。這裡追鯨是可以下水的嗎?先前聽日本朋友說有的船可以,而朋友似乎也問到一艘可以讓乘客下水賞鯨的船。但是當天到了船上,才知道原來看抹香鯨是不能下水的,只有海豚可以。但都已經上船,也就隨遇而安吧。

出海追鯨是一天的行程,但行程不是只有看鯨魚。早上船長先帶我們去看飛旋海豚,但因為飛旋海豚比較害羞,所以不能下水,只能在船上看牠們在船邊旋轉跳躍。

看完飛旋海豚後,接下來就是去找瓶鼻海豚啦,這個就可以下水。雖然我已經在御藏島追過不少次瓶鼻海豚,但是還是很好奇這裡的有什麼不一樣。小笠原不像御藏島,島嶼的周圍就住了一大群海豚,出海沒多久就會遇到(延伸:東京外的海豚樂園─在御藏島與海豚共游)。我們的船在茫茫大海上不停地搜索,但都沒看到瓶鼻海豚的蹤跡。不過賞鯨船彼此都會互通訊息,我們在接獲別艘船傳來的訊息後,船長立刻疾駛到發現瓶鼻海豚的海域。現場已經有兩艘船,每艘船都會輪流放遊客下水,不會讓所有船是一窩蜂的一起擠進去。

小笠原海豚

小笠原群島海豚

小笠原群島海豚

雖然瓶鼻海豚比較不怕人,但是與御藏島的相比,這裡的瓶鼻海豚還是沒那麼親人。幾乎每次下水都只有一次與牠們相遇的機會,牠們游過去,就是過去了,也不太會跟你玩。有時牠們游在10多米深的地方,這時連追都別想追。還是御藏島的海豚好追多了,小笠原看海豚像是在打仗一樣。

看完海豚後,船長在路上又發現Manta。在船還沒有完全停止時,潛導就要我們跳下去,因為Manta更害羞,一看到人就會游走。每次下水大概就只有幾秒鐘的機會,我們跳了兩三次,Manta都是一看到我們就游走,有的人比較晚跳甚至連Manta的影子都沒看到。

小笠原Manta

中午船停靠在Jini沙灘後的灣口,讓我們用餐與休息,休息完後就要前往今天的重頭戲──找尋抹香鯨。抹香鯨喜歡在深海域裡出沒,因此船要開到一千米深的海域尋找。

船長開到預定海域後,將船熄火,潛導拿出一個自製的集音器放入海中,戴上耳機監聽海底有沒有抹香鯨的聲音。雖然是抹香鯨的季節,但還是需要一些運氣,才能碰上牠們。

我們換了幾個不同的海域,但都沒有聽見抹香鯨的蹤跡,最後潛導說今天雖然沒能看到抹香鯨,不過這裡水深1000米,海水很藍,問我們要不要下水看看。我們當然是不客氣地跳下水。1000米深的海,還沒看過呢。

第一個跳下去的人,浮上水面後大喊「It’s Blue!」,後面下水的也接著喊「It’s Blue!」。真的很藍,1000米深的海水,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純淨藍色,讓人下水後就在藍色空間中失去方向感。

雖然沒有看到抹香鯨,但我們這天玩得很開心。

小笠原群島潛水

小笠原潛水

小笠原群島自由潛水

夜潛

每到一個地方,只要當地法令允許,我都會嘗試在當地夜潛,看看這裡的海在夜晚時是什麼模樣。我們一群人拿著手電筒,在漆黑的海底照來照去,像是一支龐大的探險隊。也或許是我們聲勢太大,遠遠地就驚動海底生物,讓牠們老早就躲起來,所以沒有見到太多驚喜。

除了狠狠巴我頭的大海龜、在暗處忽隱忽現讓我們心驚驚的鯊魚,以及不少大魚跟很多章魚外,就是看到一隻50公分長,在海底悠閒漫步的龍蝦。這是我在海裡看過最大的龍蝦,但是小林先生則說這在小笠原只是Regular size(一般尺寸)。

小笠原群島潛水

小笠原群島潛水

章魚
隱身在石頭上的章魚

海龜湯

若說到小笠原當地特色料理,我想不得不提海龜料裡吧。每年的4-6月,是小笠原開放獵捕海龜的季節(有數量限制)。我們剛好適逢季節的尾聲,在一家餐廳吃晚餐時,朋友便點了海龜料理,想要嘗嘗看。

首先端上來的是海龜生魚片,一片片鮮紅色的薄肉片,若不說還以為會是牛肉之類。雖然我對海龜肉沒興趣,但是既已上桌,還是拿了一片試試。無法預期會是什麼口感,沾滿許多哇沙米才敢放入嘴裡。但味道是出乎意料的沒有腥味,有人說像馬肉,但我沒吃過馬肉,所以無從比較。

在海龜生魚片之後,餐廳又端上海龜燉湯。但這次我就不敢嘗試了,倒是跟大家講了海龜湯的推理遊戲。

當晚,捕海龜的漁夫也恰好在餐廳裡,長相十分戲劇性的漁夫與我們分享了海龜獵捕的方式:在海面上發現換氣的海龜蹤跡時,使用一個有倒鉤的魚叉刺入海龜背殼,這時海龜還不會死,漁夫強調必須讓海龜活著帶上岸再處理。他說的口吻很認真又平常,就像在說怎麼釣魚以及後續處理而已。

海龜料裡
海龜生魚片與海龜燉湯
海龜魚叉
獵捕海龜的魚叉鏢頭

雖然小笠原還保有吃海龜的習慣,但是我們也看到他們保育海龜的一面。有一晚,小林先生帶我們去看海龜上岸產卵。漆黑的沙灘上,只要你一開手電筒,就會有人過來請你關閉,以免影響海龜。產卵中的海龜旁也會有志工照看,避免遊客過度干擾到牠們。所有人安靜地圍繞在外,在浪潮聲之下,聽著海龜撥土與喘息聲。在那個時刻,一種很原始力量的感動,敲擊著我的心。

小笠原海龜
在沙灘上挖土尋找合適產卵點的海龜

告別小笠原

收行李拖拖拉拉的我們,最後一刻才趕到港口。小林先生竟然替每個人準備花圈,讓我們戴上合影,並吩咐我們在船開航後,把花圈投入海裡。

港口鑼鼓喧天,聚集上百位送行的人。而船上,也擠滿跟岸上朋友揮手道別的旅客。我們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個位子,揮手跟小林先生道別。心想,不虧是一周一班的船,每一次船的來到與離去,都是島上的大事。

小笠原群島送船

小笠原送船儀式

小笠原群島道別
小林先生在港邊與我們揮手道別

船笛鳴了,岸上的擊鼓聲又敲起。真的要告別了,我們奮力地把花圈投出,大喊小林先生再見。

原本以為這樣已經道別完,但沒想到在小笠原丸啟航後,港邊也有船開出來繼續送行,不是一兩艘,而是十多艘船一起開出港口,跟在客輪旁繼續送行。

十多艘船壯觀的行駛在旁,船上的人不停向我們揮手,而小笠原丸客輪上的人也不停地大喊「XXXX、XXXX、莎喲娜拉~」

小笠原送行

小笠原父島送船儀式

小笠原群島送行

幹,我在看日劇嗎?這畫面讓大家的淚腺很難控制啊。

送行的船隻們一直跟著,一直跟著。

突然一艘船駛近,然後船上的人一起跳入海,他們在浮出海面後時,還不停地在海面對我們揮手道別。

小笠原群島送船儀式

然後,一艘一艘船輪流作一樣的事情:靠近大船後,船員作出華麗地跳水,作為最後的告別,直到,最後一艘船。

這時我們也差不多開出港灣外了。留下兩道淚痕,與沁藍到不行的小笠原海面。

過份的日本人,是想要逼死誰……

小笠原群島潛水


延伸閱讀:

能與殺人鯨共游,此生也無憾

斯里蘭卡追鯨日記

關於「追鯨」這檔事

東京外的海豚樂園─在御藏島與海豚共游

不想錯過新文章?那就加入女子的海Line吧!加入好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