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賽,是果敢的事;備賽,是份內的事;完賽,是遂心的事

關注著近期Vertical Blue 2021的自由潛水深度賽事,不禁想起春季參加2021 mini PRC 花樣春季盃,完賽時的悸動。

「完賽,本以為是完成式,其實是未來式。」記憶猶新當時的感觸。

藉由觀賽重燃自由潛水的熱血、理性、堅毅與勇氣,更因自由潛水從來就不是完完全全獨立的事,始終認為自潛其中一個可貴之處在於「總有潛伴相持」。當時一路記下了首次參賽的記憶,用短短57天拼湊出一個有大家相伴的歷程,於是便再次說起這個屬於自己,也屬於大家的曾經:

「參賽,是果敢的事;備賽,是份內的事;完賽,是遂心的事。」

/

【首次參賽,是料想外的事】

回溯報名2021 mini PRC 花樣春季盃,一切源於2月流浪至小琉球潛水,本沒想過有朝一日會參加自由潛水泳池賽,當時對自由潛水的心思只想專注於海洋,偶爾放風浸海。

記得最後決定報名的那個衝動,或許是當時Aquaholic(自由潛水工作室)教練們提及:如果只是自己,可能就不會有勇氣比賽了,但大家一起就不會孤單。

「有教練有朋友作為潛伴一起備賽,何嘗不可一試?」有個深層的聲音這麼對我說。

於是,Aquaholic的教練們與學生,共20位報名參賽。而我們多半是首次參賽,也多半對賽事萌懂,或許僅仰賴著初生之犢的勇敢。

Aquaholic
攝影/Aquaholic

/

【當數字成了讓自己卻步的阻礙】

起初即使報名泳池比賽也沒有太強烈的目標設定,單純的只是想留下一個參賽的紀錄與經驗。但這樣單純的起心動念,隨著時間的推進,卻也不再單純。不想刻意推自己極限不想好高騖遠,但個性使然又有按耐不住的企圖心,很矛盾很兩難。

因此曾在備賽期間迷失自己,有段時日相當喪志,甚至不想也不喜愛自潛,意志消沉已令人沮喪,更別說意識到自己不喜歡自潛的當下,更令人發慌。

「難道是厭訓?難道是生活有太多瑣事影響?或許是生理承受不住?或許是心理有什麼糾結?」我悵惘自問。最後令人惘然的因素其實是:我太害怕沒有進步。我太怕了,所以逃避,所以無法喜歡。

那一陣子總擔心在這麼短暫幾週內只有盲目。即便有許多一起備賽的潛伴,即便有自主訓練…有太多的即便,卻敵不過「對自己的未知」。於是我開始自餒也不再認可自己,顯然這也意味著,我在潛意識裡或許過度求好心切。

原來我終究太執著於「數字」。把平潛的距離當作衡量自己是否進步的唯一標準,但自由潛水不完全是數字能衡量的啊。每一潛的距離或深度數字固然可作為指標作為目標,但不該反倒變成讓自己卻步的阻礙或牽制。

那好,讓自己暫停,沉澱與消化。

花春盃
攝影/ VANESSA陳書萱

/

【不去設想未知,專注當下就好】

惶惑了幾日,當再次思索,憶起當初是因喜愛海洋,而心醉於自由潛水。我傾心的是能毫無拘束、能赤裸、專注的面對自己;我迷上的是能感受那短暫卻也漫長沁骨的幾分鐘。

本來參賽的初衷僅是志在參加,當時什麼都不會,對賽事不甚了解,便突破心魔報名參賽,已是很大的躍進,我卻忘了那時的勇敢。但凡首次參賽,緊張感肯定是有的,那好,此刻決定讓感性大於理性。不刻意壓抑情緒,不去執著於訓練不足,不去設想未知,專注當下就好。也就漸漸多了幾分安然。因參賽醞釀出各樣情緒,「參加比賽僅是契機,盡力便是最好的表現。」如此反覆說服自己。

/

【比賽當日,與稍縱即逝的當下】

比賽當日,我不斷告訴自己:暫且遺忘仍有許多不足之處,暫且遺忘仍有許多技巧待加強,暫且遺忘那些過於理性的部分。

本以為會整天焦慮,會緊張到無法放鬆。畢竟從前一天踏進賽場的那一刻,遇到每一個許久不見的教練或前輩,我的第一句招呼語都是:我好緊張(不自覺揮手與笑)。殊不知在上午場賽事告一段落尚未著裝換上防寒衣前,我躺在瑜珈墊上,再次想像入水與出水,想著想著便不自覺睡著,甚至如果不是設定的鬧鐘響起,或許可以安穩睡更久。起身看了看周邊的選手們,拉身、冥想、打坐、閒聊、嬉鬧、放空,各個都在等待下午的賽事。

12:45
此刻開始,時間彷彿加速似的,由不得我多加思考,一切都直覺性的照著流程前進,看著手上寫著提醒自己該做的每一步驟,臨場感來了,緊張感來了,好奇感也來了。

13:12
不知不覺到了可以入水暖身的時間,好,就像平常訓練一樣,浸浸水,什麼都不去想。

13:47
黑熊趕場擔任我比賽這一潛的coach,站在我身後。「還有10分鐘」他說。

13:51
「還有6分鐘」他持續報時。

13:52
坐在岸上選手轉換區,看著前一位選手出水,白牌,漂亮完賽。他按按我的肩「現在沒你的事,放輕鬆,繼續調息」,他知道我在緊張。

13:54
我進入賽道,低下頭對了對錶「還有3分鐘」這麼告訴自己,繼續專注在呼吸。「現在幫你戴頸鉛」他緩緩說。

13:55
「Two minutes to Official Top… 」此時響起官方報時聲,我瞥見前方50m賽道上的safety皆已待命準備戒護。

13:56
「One minute…」
我將背抵著牆,持續調息,維持緩慢等速的吸氣與吐氣,當下能感受到心跳,但若要進到似睡非睡的狀態,我知道我需要在入水前徹底放空。

13:56:50
「Ten, Nine, Eight…」
官方報時聲,持續著。最後一口呼吸前,不和自己對話了,這是我與自己的默契,只管相信自己的本能與身體記憶。

13:56:55
「Five, Four…」
吸氣。什麼都不去想。

13:57:00
「Three, Two, One Official Top, Plus One, Two, Three…」
入水。仰賴直覺,什麼都不去想。

13:57:03
接下來這一分多鐘,我只想任性一回,將一切交由本能。在維持著意識,但又不多加思考的狀態下,想用最自然的姿態平潛,在感官放大的情況下,接納所有感受。

只是這一潛有點找不到水感,踢腳還是有些急躁,飄感也抓不太到,但身體沒什麼不適,那好,我就不多想了,專注在感受。直到眼前出現T字線,摸牆轉了身,「好,50m。」我默想。隱約開始覺得離池底愈來愈遠,「怎麼上浮!?」我疑惑,試圖調整姿勢想潛得深一點。

當視線中再次出現25m標示,「這裡是75m。」我意識到已超過先前的PB,但身體開始感受到阻力,而橫隔膜到底是抽了沒,我有點無法判斷,此時肌肉開始有些痠感,本能似的必須將意識與理性喚回:「差不多該出水了。」直覺地告訴自己,我不疑有他往水道繩靠過去,伸手抓繩。

13:58:22
出水,呼吸。「趕緊恢復呼吸。」我叮囑自己需要快速恢復氧氣濃度。

「來,抓繩抓繩抓繩!抓好!恢復呼吸!」黑熊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急迫。「恢復呼吸!」我也聽見了乃森的聲音。我循著這些熟悉的聲音,納悶聲音怎麼聽起來如此不安,但我無暇多想,我必須在出水15秒內完成水面宣告。

「面鏡,手勢。」黑熊堅定地提醒。我緊抓水道繩,摘掉面鏡比出手勢,「I’m OK.」我宣告,完成出水流程。但在30秒觀察期過完前,在裁判宣判前,一切都還未知。

「看這邊!恢復呼吸恢復呼吸,持續恢復呼吸!呼吸!」黑熊在岸邊仍不斷地喊著。

我沒有忘記要持續恢復呼吸,「不能二次入水。」同時提醒著自己。在裁判宣判前,空氣凝結著一種既緊張又祥和的氛圍,我們都在等待。

30秒過去,「White Card!」直到裁判宣判,舉出白牌的那一刻,大家笑了,裁判笑了,我也終於放膽的笑。

上岸後好奇地聽著大家剛剛給予的回饋。「本來以為你要出水,都浮上來了,結果又潛下去!」黑熊說。「看你出水唇色感覺有點白,一直叫你抓繩還有繼續呼吸,怕你低氧突然昏過去!」我的coach當時竟是這般不安,也難怪聲音急迫不斷叫我抓繩與呼吸。

攝影/ HSIANG

【每一潛的心境轉折是最無可取代的】

不過記得當時完賽游回池邊,黑熊問我的第一句是「剛剛那一潛感覺如何?」

是啊,感覺如何?感受如何?這大概是自由潛水令人著迷的地方。因為每一潛,都是不同的感受,不同的夢境。終究將比賽時的那一潛,第一個DYNB 85m白牌,更是我目前能潛到的最長距離,刻寫入人生篇章也達成了初心:留下一個參賽的紀錄與經驗。

「自由潛水,每一潛的心境轉折是最無可取代的。」

自潛於我,曾有初生之犢的勇氣與期待,也曾慌亂心切,更曾徬徨頹靡,但調適後,終究能更加寬心與泰然。

/

【是什麼信念促使我們潛進?】

當知道將會有幾十位選手參賽,當親臨賽場瞧見許多角色與身分齊聚,其中有許多與自己一樣首次參賽的選手,更別說高手雲集,其實有點悸動有些感觸。

看著在場每個人有不同的初心與意志,投入時間與生活於自由潛水,我們皆有曾經的第一步,皆有初次接觸自由潛水的第一份記憶,各自走了無數步來到這裡。

「是什麼理由讓大家願意傾注心力於自由潛水?」我納悶。

「是什麼信念促使大家,潛進?」我好奇。

「在自由潛水的時空裡,每一秒都能被觸動。」我如此思索。

當我們在一念之間選擇秉氣凝神,入水後恍若是一口氣的時間旅行,既未知,又猶如時間的誕生般神秘,而且耐人尋味。自由潛水,沒有絕對感受,多半是恣意隨心。

/

【一起完賽,便是最好的結果與開始】

「參賽有最深刻的體悟嗎?」我問。
「大概最無法忘懷的,是感激。」自答。

感謝自己的勇敢,感謝教練的提點,感謝潛伴的陪伴。感謝一直以來每一位的提醒,每一句的關心。都記住了,也都放在心上。

「參賽是果敢的事;備賽是份內的事;完賽是遂心的事。」

自報名起歷經57天,與Aquaholic自由潛水工作室的教練與潛伴們,一起參賽,一起備賽,一起完賽,便是最好的結果與開始。

「是什麼樣的起心動念,凝聚我們參賽?
是什麼樣的意識,促使我們潛進?

站上賽道,在屏氣凝神的氛圍下,
感受入水前的寧靜,與出水後的安心,
隨著潛伴的喝采聲,
那些壓力瞬間成了感動的漣漪,
成績的好或壞,其實早就無關緊要。」

– Aquaholic

aquaholic

謝謝Aquaholic幫我們留下了本次參賽的紀錄片:

大概也不會忘記比賽的那兩天,是夥伴也是選手的大家,每一個專注、緊張卻也開心的神情。

謝謝教練與潛伴們,更謝謝許多曾經提點與鼓勵我們的自由潛水同好們。至於參賽這條路,期待我們再見。


延伸閱讀:

【花春盃賽後心得】那是關於,為什麼在這裡、現在感覺怎樣的旅程

愛上泳池賽系列|提升效率的防寒衣挑選指南

【新春潛水書單】7位自潛員推薦給你的20本書

陳 書萱

陳 書萱

總想著浪跡天涯,闖蕩於海平面之上與海平面之下。

您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