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心碎交織而成的台灣水下舞蹈作品

0
1782

「片尾,他一躍而起,在觸摸到陽光的那瞬間,也隨即墜落。掉入無盡的深淵裡。」

上個星期,一支名為「Reborn」的水下舞蹈作品,在社群媒體上發表。影片裡的舞者──張逸先(Afa),從天台一直獨舞到11米深的潛立方池底。在李玖哲「Will You Remember Me」的背景音樂下,作品表達出的情緒讓人心碎,但畫面也美得令人窒息。影片推出後,引起廣大迴響,中國也有節目單位連繫張逸先,表達想製作節目影片的想法。

「Take your broken heart, make it into art.」(註)

張逸先不僅是位年輕的舞者,同時也是一位自由潛水教練。跳了許多年舞,但跳舞卻讓他越來越不開心,因此決定暫時離開舞台。在最低潮痛苦的時候,他接觸到自由潛水。在屏息的水下,他發現一個新世界,在水下找到另一個舞台。

因為愛上大海,所以張逸先去年帶著借來的10萬元,隻身前往菲律賓考自由潛水教練(延伸閱讀:菲律賓宿霧、邦勞自由潛水上課資訊)。不過考教練過程並不順遂,在那發生一場車禍意外,讓他腳上有個一道見骨的傷口,無法繼續進行課程。但是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他包上保鮮膜、吞下抗生素,還是咬著牙下海完成一個又一個的教練考試。

張逸先
攝影/王文彥

即使帶著傷,他還是會堅毅地往前行走。而「Reborn」,便是他的另一個帶傷之作,帶著前段感情的傷口,完成這支作品,並從中得到重生。

註:這是演員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在拿下2017金球獎終身成就獎的得獎感言。


Q1:選用李玖哲Will You Remember Me這首歌的原因為何?創作動機又是什麼?

「害怕擁抱的難堪,只等著自己變勇敢,卻忘了明天不一定必然」這段歌詞不斷穿梭在我的腦海裡。一年前的此時我成為自由潛水教練,離開台北來到小島生活。

在台北的生活裡,我有著很多的身分:學生、救生員、游泳教練、舞者。學生時期,包含學費的所有開銷是我依靠著站救生、教游泳所賺來。但我有一個在舞台發光發熱的夢想,那時每天清晨五點上班站救生、下午教游泳、晚上學校放學後再去舞蹈排練,整個大學生活都是這樣度過。

但最後,我離開了舞台。

因爲跳舞變得不再開心,有著許多的負面情緒:人與人之間的猜忌、對於成就的得失心、羨慕他人能無憂無慮的追求夢想……這些情緒在長時間身心疲憊的狀況下特別可怕,總是在夜深人靜時吞噬著我。抑鬱症使我依賴藥物才能入眠,每天醒來卻像沒有睡過,日復一日,直到有一天我躺在床上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張逸先
攝影/王文彥

那時候的我很掙扎,因為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既沒有好的生活、也得不到舞蹈經紀的簽約,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目標和意義。就在最無助最痛苦時,我接觸了自由潛水──依靠一口氣換取在水裡的時間,可以不在意外面的世界,水裡很安靜卻也很聒噪。平時我們沒有多少時間與自己相處,而在那稍縱即逝的時間中,所有心聲蜂擁而上,你會發現很多脆弱的自己。當你越了解自己,你才能看見那個最簡單的自己。

我明白我想要被在乎的人認可並讚賞,但有時就是太在乎別人的眼光而忘記自己存在的意義。沒有一個人是為了誰而活、必須為了誰而努力,人生不一定完美,因為完美的定義會隨著你的視野越寬廣而改變,但我們能做的是不讓自己後悔。

我常常告訴自己活下去需要很大的努力,可是活著才能有機會改變現狀。每個人在每個階段都會遇到不同的難題,可是過陣子再回頭看,你會豁然開朗其實沒有那麽的苦。當下會有生氣、難過、消極這些情緒都是合理的,你不需要馬上振作、積極、努力改變。你需要的是讓自己休息一下,好好的聽一首歌、跟著跳舞、看一場電影大哭一場、找朋友一起吃飯訴苦,發洩掉所有情緒後才能理清楚思緒!

我們需要練習找到排解情緒的方法,對我來說,跳舞和潛水就是我最紓壓的方式。希望透過影片,可以讓這個世界有更多的關懷,如果身邊有朋友心情不好時請主動給予幫忙,其實他們需要的很簡單,只要有人能抱抱他、陪伴他就足夠了!

Q2: 透過這支作品,你想要傳達什麼樣的概念給觀眾

自由潛水的定義是一口氣在水裡的時間,沒有人說你一定要下得多深才厲害,你一定要閉氣閉得很久才是自由潛水。對我來說,真的懂自由潛水的人是能在水裡真正的放鬆,那種精神和姿態是無我的,享受當下身體、陽光和水的交織。

水下舞蹈
攝影/王文彥

跳舞也是如此,很多人跳舞的技巧很好,可是卻沒有享受在音樂裡面;看起來很棒,但沒有帶給觀眾音樂和畫面的感受。把自由潛水和跳舞結合像是重新認識自己,剛開始學習自潛時也沒有現在那麼輕鬆自在。我常常跟學生說:「就像是小時候拿筆寫字的樣子,從直線、頓點、轉折到能寫出自己的風格,都是需要花費一番功夫才能做到」

你必須十分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跳舞和潛水都是我付出很多很多努力才得到的東西,想要鼓勵那些有目標卻猶豫不絕的大家,不要給自己太多藉口,有目標就努力去實現吧!

Q3: 在水下舞蹈的部分,你覺得最困難的地方在哪?又是怎麼克服的?

最困難的就是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台中潛立方排練,因為深度不同浮力完全影響跳舞時的感覺。在一般五米池只能利用腳鉛和吐氣的方式來達到深度的感覺,所以摸索很久如何調配重量和吸氣量。一切以安全為考量,跟潛伴做好溝通並充分的戒護。到實際場地後原本預想的環境跟浮力差不多,所以就順利很多!還好沒有差太多~~~謝天謝地!

Reborn
攝影/王文彥

Q4: 你做了什麼準備與規畫,確保水下拍攝是安全的呢?

當初在規劃戒護人員時,想了很多人選是能水肺潛水又能自由潛水的。想到了一休是雙教練,然後代聖也開始接觸水肺,這樣舞者或攝影師都至少各有一個人戒護。他們說自由潛水的部分如果下潛和上升都要有人協助的話可能太累,剛好路克也是雙教練可以兩邊的幫忙!

這次在拍攝上他們帶給我很大的信任感與安全感信任,他們會叮嚀我休息時間以及上下的接送,讓我真的很感動。有他們幫忙,這次的拍攝才會那麼安全。

Afa
一休教練在水下擔任戒護 攝影/王文彥
水下戒護
在拍攝過程中,張逸先的上下水底都是由代聖、路克接送 照片/張逸先提供

Q5: 這次的編舞有另外一位舞者阿幫協助,她本身並不會潛水,那麼在過程中,你們是怎麼共同合作的?

一開始,我們在南港五米池排練的時候,利用GOPRO 直接連線,我在水底先即興創作,嘗試動作的可行性,也讓阿幫了解浮力狀態。但因為排練時,南港水溫只有24度必須穿防寒衣,但穿了防寒衣之後浮力整個超大,配了六公斤才能順利練習。後來去松山運動中心練習時,就只有穿拍攝的褲子,腳上再配各一公斤的鉛塊。

在陸地上我們有天馬行空過各種動作,思考過每個動作的發力點和連結性,在泳池裡就不斷嘗試。最後終於順利完成我們心中的樣子!

Reborn
在水底跳舞,張逸先用使用鉛條控制浮力 照片/張逸先提供

Q6: 形容一下你自己看到成品的感覺。

一個生小孩的概念。一開始只有自己的想像,後來再加上跟阿幫的想像,透過文彥與克七拍攝和剪輯完成了這些畫面。這些養分也都是從跳舞時期學來的,如果舞蹈作品要好看,不是只有舞蹈要好看,鏡頭的畫面和剪輯的技巧都需要先思考過才能順利呈現。克七在剪輯上超級合拍,能把我的想法完全呈現出來,最後看到影片的時候我自己都哭了。終於完成了這個作品,也謝謝這次義氣相挺的大家。

Reborn拍攝幕後
照片/張逸先提供

Q7: 從舞者身分轉換成自由潛水教練,你有想過要重返舞台上嗎?

當然會想念在舞台享受表演的快感,但當舞者真的太辛苦了,工作時間不固定和收入也不一定,現在就開心回去教室跳跳舞就好了!如果有機會也蠻想做一個水中的表演節目,像是國外水族館有人魚秀之類的表演,應該蠻酷的!

Q8: 下一隻水下舞蹈作品可能會是什麼模樣?

希望可以拍個雙人的水下舞蹈作品,不過除了潛水的技巧要好,兩人合作也要比陸地上跳舞來的更有默契,應該需要更多時間去準備和彩排。

拍攝水下作品真的要花很多很多心力跟時間準備,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能有全新的東西給大家,也希望這次的作品大家會喜歡。

Reborn工作團隊
Reborn工作團隊 右起:阿幫、路克、一休、Tina、代聖、逸先、文彥、克謙、小帥

────

延伸閱讀:

讓痛苦過去 絕美深潛漫舞|專訪《AMA》Julie Gautier

Tara Pandeya/水就是舞伴,我在水中跳雙人舞蹈

海中汲取故事,海流幻化節拍:一曲入魂──江致潔

加入好友 加入女子的海[email protected] 掌握自潛大小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