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痛苦過去 絕美深潛漫舞|專訪《AMA》Julie Gautier

0
1395

AMA

早在今年3月8日世界婦女節,一支絕美的水中舞蹈影片《AMA》在網路悄悄發酵,身著簡單小洋裝的舞者,在水下12米的潛水池中,展現宛如在岸上的肢體舞動。長達6分鐘的影片,包含了幾段近2分鐘的定鏡獨舞,以及水中攝影師拍攝的即興段落,舞者面容平靜,彷彿不受水壓與浮力限制般,自由地舞動,直到影片最後一躍而上,吐出最後一口氣。沒有字幕也沒有對白,也沒有後製與特效,如此簡單,卻無比動人。

AMA
《AMA》在Y-40的放映

她是誰?是舞者嗎?在水下要如何抗拒浮力?一連串的問號隨著影片發酵至世界各地,而影片中的主角,來自法屬留尼旺島的自由潛水者Julie Gautier,早在8年前與伴侶Guillaume Néry(前自由潛水世界冠軍)即以一支描繪下潛時腦中幻象的創作《NARCOSE》震撼全球。這支由Julie Gautier攝影、Guillaume Néry演出的作品,不僅打破過往熟知的限制,展現水下表演的莫大潛力,也開啟了兩人後續透過潛水與各領域的跨界合作。

NARCOSE
NARCOSE劇照

海女

法國時間下午2點30分,Julie Gautier準時出現在約好的Skype線上,剛結束芭蕾舞蹈課,從鎮上返家的她,一身清爽坐著電腦前,有著法國女人率性的自在,笑著與鏡頭後的我們說:「來吧!」事實是,一個月前收到採訪邀約的她,不僅一口答應還直率地拒絕Q&A式文字採訪,更不要採訪大綱,坦蕩蕩又直覺地回應各式問題,一如《AMA》這支作品,真誠的掏開她的內心,毫無偽裝。

Julie Gautier
Julie Gautier

「妳是怎麼知道『海女』(AMA)這個詞的?」

AMA(あま):海女,發音近似中文的「阿嬤」,發音帶有一絲溫柔的輕嘆。在日本以潛水方式捕魚和採集漁獲為生的女子,就稱為「海女」。而出生於鄰近非洲馬達加斯加的法屬留尼旺島,Julie Gautier不僅有著漁人父親,自小還無師自通學會游泳,長大一點更幻想要成為海女。(延伸:Hanako─與海豚一起游泳長大的單蹼女王

「『海女』對我而言,是擁有我所崇拜與熱愛的一切的總和。」她笑說,父親對於她想當海女大為震驚,但還是在11歲時送了她一把魚槍。而她認為「海女」這份職業不僅展現了女性堅毅與韌性的一面,更擁有她敬佩的優秀捕魚技能與絕佳的適應能力。她也曾親赴日本拜訪海女,與她們相處、一起工作,更進而愛上日本,至今已六度造訪日本。使用「海女」一詞作為影片主題,不僅展現她對女性的敬意,也是體現她這輩子的心之所嚮。(延伸:「台灣海女」阿香姨的石花菜人生

美麗的故事可以用美麗的舞蹈來呈現,那痛苦的故事呢?

父親是漁人,母親是舞蹈老師,這兩樣她熱愛的事情,成為她構想這支作品的初衷。「我一直想結合這兩個興趣,做一支水中舞蹈的影片,卻一直沒有找到動機去執行。」早在多年前就浮現的靈感,卻是在多年後遭逢生命中巨大的傷痛,才讓她毅然決定完成這支創作。

「我常常在想,美麗的故事可以用美麗的舞蹈來呈現,那痛苦的故事呢?」儘管大家都驚艷於這支舞作的絕美與優雅,但驅使Julie Gautier創作的動力卻是來自意外的喪女之痛。小時候學過芭蕾,後來斷續接觸不同舞風,Julie Gautier熱愛自由的即興,進而選擇透過舞蹈來釋放她的傷痛,然而水下的舞蹈,可不僅是一邊潛水、一邊跳舞這麼簡單。

“擠出鼻腔空氣,放掉肺裡八成的氧氣,下潛12米,每一秒都瀕臨窒息。“
她在腰間縛了一點鉛塊幫助下沉,來到12米深的泳池,不同於水面上每個動作都深受地心引力牽引與協助,水下舞蹈每一分肌肉都在與水壓與浮力對抗,不僅違背潛水時須放鬆的天性,還大大提升耗氧量,跳舞當下所承受的壓力,堪比下潛至20米深。(延伸:鍾瑶/洄游人生浪潮,另類美人魚

她回憶剛下水的狀態,一邊得適應生理上的不舒服,一邊又得控制肌肉與大腦、思考動作,還要確保肢體完美呈現舞蹈。「一開始,我只想著要怎麼把舞跳對」她笑稱自己就像表演者,只想要成品好,卻忘了去感受當下。所幸隨著時間過去,音樂幫助她去感覺,也幫助她找回自己內心,找到故事與創作的初衷。跳了近25次,每次在水下近2分鐘,她卻越來越平靜,而這股巨大的能量也穿透水面,蔓延至整個空間。她轉述旁人的觀察,後來路過潛水池的人都不自覺停下腳步,安靜的觀看拍攝,他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可以感覺到,有什麼大事正在底下發生。

Julie Gautier

打開水下舞蹈新風貌

結合了編舞與即興,《AMA》的編舞家Ophelie Longuet本身並無潛水專業,作品的編排完全仰賴Julie Gautier一次又一次的下水以GoPro記錄她即興的動作,再回到岸上,透過影片裡她的各種嘗試來進行動作編排。定鏡以外的畫面,則是攝影師與她合力即興的創作,兩人一起在水中抗拒氣泡與浮力,一位跳出即興的情感,一位捕捉動人的畫面。

當過自由潛水者、水下攝影師與導演,近年還嘗試模特兒,未來Julie Gautier也希望能花更多心力在舞蹈上。她特別喜歡以芭蕾為骨架,當代舞風為外皮的新古典舞風(Neo-Classic Dance),而她也悄悄透露,近期將與世界知名的法國芭蕾舞者Sylvie Guillem合作,未來希望能開設水下舞蹈工作坊,與其他愛好者一起開發水下舞蹈的更多可能性。(延伸:水就是舞伴,我在水中跳雙人舞蹈

AMA拍攝團隊
不同於一般大陣仗的水下拍攝,《AMA》的拍攝現場含她僅有8人,包含導演兼攝影師Jacques Ballard、編舞家Ophelie Longuet、化妝師、2位戒護、2位拉繩,以極小的編制完成一天半的拍攝。

留下美 讓痛苦過去

「這支作品是給我自己的訊息,是時候該放手了。」

即便過了這麼久,說起故事的她仍難掩悲傷,因此在《AMA》中她選擇不加入任何旁白和訊息,她希望每個人在觀看影片時,都能自由的投射自身故事與傷痛,隨著美麗的音樂與舞蹈釋放壓抑的情緒,並如同影片最後的躍起,吐出肺裡最後一口氣,Let go。

ama


相關文章:

Tara Pandeya/水就是舞伴,我在水中跳雙人舞蹈

海中汲取故事,海流幻化節拍:一曲入魂──江致潔

帶一首歌去海裡|【多閉一口氣】春季選集

不想錯過新文章?那就加入女子的海Line吧!加入好友
Facebook 留言
分享文章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